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詭秘世界之旅 > 11欠錢的木魚
    “木魚你說啥?什么老的來了?”
    “沒什么。”談陌沒有詳細解釋一番的意思,他隨口轉移話題:“胖頭魚他爹來干什么?找他兒子下山去說媳婦才對,找我干什么?”
    葛小鑼和葛小鼓一聽,連忙搖頭,然后葛小鑼說道:“誰會嫁給胖頭魚啊,又黑又胖的,除非誰家姑娘眼瞎。”
    “就是就是。”葛小鼓幫腔道,胖頭魚沒少仗著體重優勢他兩,這會兒能詆毀當然是可勁兒詆毀。
    談陌木著臉,看著這兩個小沙彌,不說話。
    他只是轉移下話題,這兩兄弟是直接帶著這話題飛了……
    瞧見談陌這幅樣子,葛小鼓這才意識到他兩是來干嘛的,于是趕緊說道:“他爹找你,好像是來找你要債的。”
    “找我要債?我什么時候欠他錢了?”談陌摸了摸自己的光頭,很是納悶,別說他了,就是他穿越之前的譚家小沙彌,從來沒有下過山,怎么可能和當屠戶的胖頭魚他爹扯上債務關系?
    不過既然人家來都來了,白骨子又喊他過去,那么就過去一趟。要是想見著譚家被沒門,妄圖趁機撈一筆,那可沒門!
    因為他沒錢,窮的響叮當。
    蓮花寺的內院,已經靠近山頂了。這外院,則是靠近山腳,附近環境,也都是較為平坦的地方。這是方便山下的人來上香,還有照顧一下這些小沙彌。
    不知道是不是養出了靈根的關系,談陌自從醒來后,就精力格外旺盛,猶如吃了什么大補藥似的。
    一路健步如飛。
    葛小鼓和葛小鑼愣是沒追上談陌,被他甩出一大段。
    外院的小沙彌們正在念經,聲浪一陣陣的,就像是朗朗的讀書聲,只不過這些相較于清脆的讀書聲,這念經聲聽起來全是拗口的音節。
    小沙彌們大多不認字,他們念經,只是記住了那發音而已。
    從早聽到晚,沒學會還要餓肚子,自然是都學得飛快。
    談陌的路過,驚動了不少小沙彌。他們自然都是認得“談陌”的,眼下談陌七天沒有出現,談陌被收入內院的事情也早已經傳遍了外院,這些小沙彌無不羨慕的看著談陌。
    在他們看來,被收入內院,就不用了擔心自己到了十四歲,會被趕下山去了。
    在蓮花寺,一日三餐,頓頓吃飽。
    要是下山了,那可就要為自己的肚子整日擔憂了。
    這些小沙彌大多數都是從小餓肚子長大的,來蓮花寺可能是人生中第一次吃飽,嘗到了吃飽的滋味,又怎么舍得離開這樣的生活?
    這外院的路線,在談陌腦海里都有,雖然有些地方他是第一次來,但一走過腦海中便浮現出相關畫面,讓他隨之熟悉起來。
    很快的,談陌就找到了長了一張馬臉似的白骨子。
    是在一間待客的僧舍里。
    除了白骨子,還有穿著粗麻布衣的一個壯漢。這壯漢很是魁梧,坐在那兒宛如一頭熊,只不過這壯漢這會兒卻格外拘謹,一張粗獷的臉上小心翼翼的左看看右看看,兩只滿是繭子的大手看起來很不安,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似乎是怕臟了桌子,因此又趕緊拿下來,然后放在腿上。
    只不是褲子上全是灰,手一放上去,立馬拍起一陣黑灰,讓白骨子忍不住微微蹙眉,不過沒說什么。
    這下子,這壯漢更加拘謹了。
    談陌從外面走了進來,把這一切都瞧得真切,他木著臉,雙手合十,分別朝兩人點頭行禮,然后說道:“師兄,施主。”
    “不敢當,不敢當,譚少爺!”這壯漢連忙說道。
    白骨子見到談陌來了,就點點頭算是回應:“這位是朱施主是山下鎮子上的屠戶,你也該有點印象,他給你家送過幾次肉。”
    “對對對,就是這樣。”胖頭魚他爹朱屠戶連忙接過話茬,“我見過一次譚少爺你,不知道你有沒有印象,有一次我送的肉你爹不滿意,要少給錢,我不樂意就爭吵起來,然后你爹讓工人把我給趕了出去。”
    談陌聽到這,好像明白在他穿越之前,譚膽大和胖頭魚這兩個性格按理說不會沖突在一起的小屁孩,會死活不對付了。
    和著胖頭魚在給他爹報仇雪恨?
    于是談陌點了點頭,他腦袋里其實沒這記憶,不過聽這位朱屠戶說的煞有介事,那么就當是真的好了。
    看到談陌點頭,白骨子才接著說道:“朱屠戶在你上山后,陸陸續續的,又給你家送了幾次肉,你爹都是一個月給一次錢。然后,這個月出了意外,而你爹上個月的肉錢,還沒給朱屠戶。”
    談陌這下子聽明白了,原來還真是找他要債來了。
    不過,他是真的沒錢啊!
    他一個八歲的小沙彌哪來的錢?
    于是,談陌只好跟白骨子坦明自己沒錢,然后瘋狂暗示白骨子,想跟他借點錢。
    白骨子聽了后點點頭,像是聽懂了談陌的話里之意,卻沒有拿錢出來給談陌的意思,而是看著朱屠戶問道:“小師弟他家欠了你多少銀子?”
    在羅灣鎮一帶,這清廷的銀子銅錢還是很好使的,另外一些其他地方的銀元也可以在這里流通,就是某些反王印刷出來的銀票,在這里無法使用。
    “一共十五兩銀。若是給銅錢的話,得給二十五兩銀子份的銅錢。”朱屠戶眉頭一挑,知道有戲,于是連忙說道。他來要債,也沒指望談陌給錢,他早就打聽到談陌將譚家的家業全都捐給蓮花寺了,所以他的目的很明確,是來找蓮花寺的和尚們要錢的!
    白骨子聽了這話,一愣后脫口而出道:“這銅錢,又不值錢了?”
    “是啊,前一陣子有個大官戰敗了,帶著人逃到了羅灣鎮,鎮子上一下子涌進來一大堆的銀子銅錢,不光是銅錢不值錢了,這銀子也比以前不值錢。若不然,我也不會張口要十五兩銀子了。”朱屠戶聽了,忍不住連連嘆氣。
    這世道亂,他手里的肉也就不好賣出去了!
    還得擔心被訛詐強搶!
    白骨子跟著嘆口氣,然后說道:“住持說了,這筆賬直接算在蓮花寺身上。連同寺內上個月的三凈肉錢,一塊兒給你。”
    “多謝蓮花大師!多謝白骨子大師!還有多謝譚少爺!”一聽到自己能拿到錢了,朱屠戶連忙道謝,挨個都謝了一遍。
    談陌便雙手合十還了一禮。
    等到白骨子送走了朱屠戶,白骨子就對談陌說道:“小師弟,師兄說了,這筆錢不是幫你出,而是算他借你的。要還的,還得算利息。現在銀子貶值了,這利息也得改改,要調高一點。”
    談陌:“……”
    他能說句臟話壓壓驚嗎?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