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詭秘世界之旅 > 47兩看相厭,救命之恩
    站在王府內蜀景苑的門口,滕王沖侍衛擺了擺手,示意讓他們不用進去稟告。他人站在門外,面凈無須的臉上,出現幾分猶豫。
    然后,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都是他自找的。
    自打他新娶了兩位側福晉,白素素就不怎么搭理他了。他知道,是在生他悶氣,當初他娶白素素的時候,是發誓不再娶的。
    但他盡管沒辦法讓女子懷孕,但作為正常男人的生理功能,還是健全的。
    他承認是他沒有遵守誓言。
    不過盡管如此,白素素也沒有完全給他臉色看,對他提出的一些要求,都會盡力幫忙。
    比如說這一次利用當年那人的一半尸骸,間接的控制坤靈府的修行中人,便是應他要求后,白素素出的主意,還幫他找來了那幾位鑄造大師,燒制琉璃鏡。
    再加上自己唯一的女兒,也是白素素所生,這讓滕王內心很是愧疚。
    “爹爹!”突然,一聲清脆的叫喊聲從院門內響起,滕王看過去,不由面露笑容,“是珠珠啊,怎么今天起得這么早?”
    小郡主跑著撲了過來,滕王便立馬蹲下,然后將小郡主抱了起來。
    “因為昨天晚上睡得早呀。爹爹,你怎么來了,是找娘親的嗎?可是她還沒起來。”小郡主回答著就問了起來。
    “素素還沒起來啊?”滕王的眉頭忍不住微微一皺。
    “爹爹,要我去喊娘親起來嗎?”
    “不了,不了,讓她多睡會兒,千萬別吵到她。”滕王連忙說道,他看了一眼蜀景苑里邊,聲音都下意識的放低了一些。
    “爹爹,娘親是不是還在生你的氣?”小郡主忽然問道。
    “沒有,沒有。”滕王趕緊矢口否認。
    “那怎么娘親說,讓我別喊你爹爹,哪怕喊蓮花大師叫爹爹也行?”小郡主眼珠子一轉,突然這樣說道。
    滕王聞言,一張臉頓時漲紅,想說什么,但話到嘴邊,卻又頓住,最終只是嘆口氣,一臉頭疼無奈的說道:“這件事是爹爹不對,過一陣子,爹爹去和你娘親道歉。”
    說著,滕王不忘叮囑道:“珠珠,你可千萬別聽你娘親的話,她現在在氣頭上,說的話不當真的。你是爹爹的女兒!”
    “嗯嗯。”小郡主乖巧的點了點小腦袋。
    不過隨即,小郡主又想到了什么,就問道:“爹爹,為什么娘親去找蓮花大師玩,你不生氣呀?小杏姐姐說,她表嫂去找別的男人玩,她表哥臉都氣綠了。”
    “這個啊……”滕王一臉尷尬,他很想說他對蓮花僧很放心,但這似乎是在夸贊那個死禿驢,這就有點說不出口了,于是想了想,改口說起了一樁陳年往事:“爹爹以前年輕的時候,就和那禿……咳,是蓮花大師認識了,當時爹爹差點被人殺了,還是蓮花大師救了爹爹。”
    “爹爹你是說,蓮花大師是一個好人嘍?”小郡主歪著小腦袋,很認真的想了想后問道。
    “嗯嗯。”滕王含糊的應了一聲,他怕小郡主繼續追問,于是趕緊說道:“對了,你之前不是讓爹爹去蓮花寺接一個小和尚過來嗎?他已經來了,你要不要去找他玩?”
    “小木魚來了嗎?”小郡主一雙大眼睛立馬瞇成了月牙兒,催促道:“爹爹,快帶我去。”
    “爹爹這就帶你去。”滕王說著,就將小郡主放下。
    小郡主立馬一蹦一跳,很歡快的跑開了。
    滕王看著走遠一些的小郡主,就轉過頭,收斂了笑容,看著一旁站著的侍衛:“話你都聽到了吧?”
    “是。”滕王父女兩的對話沒有瞞著旁人,這幾個侍衛自然都是聽到了。
    “知道那個叫小杏的嗎?”
    “回稟王爺,小杏是王妃的侍女,去年冬天才入的府,當時王妃在路上見她可憐,快要被凍死了,才收留了她。”一名侍衛連忙回答道。
    “那么等會兒跟王妃說一聲,讓她換個侍女,這個叫小杏的,不能留。愛說主人家閑話的奴婢,沒有留著的必要。”滕王說這番話的時候,他的眼神,無比冷漠。
    他可以容忍蓮花僧對他冷嘲熱諷,因為蓮花僧不光是救過他的命,還是靈幻界知名的高人,有這個資格。
    而其他人……
    比如這小杏。
    區區一個下人,若非這是白素素的侍女,他直接吩咐人處理掉這個女人。
    “是。”幾名侍衛齊聲答應。
    他們都聽得出來,滕王動怒了。
    滕王吩咐好侍衛后,看向了小郡主那邊,見到小郡主跑得飛快,已經跑出了很遠,不由著急的喊道:“珠珠,跑慢點,小心別摔著。”
    ……
    談陌扒拉著菜,一副專心致志吃飯的樣子。
    這是按照他師兄蓮花大師吩咐的做的。
    挺有效果的,他和白骨子果然不用再站起來,和過來的人行禮了。就是這個方法對蓮花大師無效,但凡是來的人,一旦發現了蓮花大師,必然要過來打一聲招呼,就算一開始沒有看到,在經人提起后,也會隨即過來打一聲招呼。
    而他們每次打招呼的時候,不等談陌和白骨子有所動作,就說道:“三位大師不必多禮,請繼續用飯,是我打擾大師們了。”
    白骨子和談陌是可以沒有啥表態,但是蓮花大師不行。
    于是,他還是得來一個,站起來雙手合十,打一聲招呼。
    這時,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的過來,很快就到了桌旁。
    白骨子和談陌都沒動靜,蓮花大師不動聲色的嘆口氣,將手里面的筷子放下,站起來,然后雙手合十,本想出聲見禮,但在見到來人后,臉色不由略微一僵,不過很快恢復過來,面無表情的口宣佛號:“南無阿彌陀佛,貧僧見過王爺。”
    談陌本以為是哪位靈幻界中人,沒想到是這次的正主來了,他便抬頭一看,然后就看到了被滕王抱在懷里的小郡主,正沖他揮著小手。
    滕王將小郡主放下,然后沖蓮花大師略一拱手,笑道:“大師不必多禮。”
    “也好。”
    蓮花大師聞言點頭,直接就坐下了。
    既然不必多禮,那么他就不多禮了!
    滕王的笑容頓時一僵,想了想,決定不自討沒趣,避免繼續看著這顆惹人厭的光頭,就轉頭對談陌說道:“小和尚,珠珠一個人怪無聊的,你便陪她玩會兒吧!”
    談陌看向了蓮花大師,卻沒有應聲。
    蓮花大師點了點頭,說道:“客隨主便,去吧。”
    談陌這才答應下來:“是,王爺。”
    小郡主已經跑了會兒,拉住了談陌的手,“小木魚,走,姐姐帶你去王府里玩好玩的。”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