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詭秘世界之旅 > 53不一樣的白骨子
    一個時辰后,談陌等人在白骨子一臉肉痛的表情中,上了一艘船。
    蓮花大師給了路費,但不夠一路坐馬車,況且坐馬車也不安全,這年頭半路上盜匪橫行,都在尋一口活命飯吃。
    好在遇到一位船家,愿意帶他們一程,這船費自然要比馬車費貴,但勝在能夠一路直接到戒菩提大哥家所在的縣城,因此白骨子就咬咬牙,自掏腰包了。
    戒菩提的大哥家,不在寧嘉縣,也不緊挨著寧嘉縣。
    兩座縣城,隔了幾座山,想要翻過去,可不容易。那些都是深山老林,山腳下都沒什么人煙,越是到了山林深處,各種離奇古怪的事情就越是層出不窮,少有人能活出橫穿而過。
    蓮花大師早年和幾個好友走過,但后來活下來的包括蓮花大師在內的三個人,都沒有提起過到底在山林子里遇到了什么事情。
    那座縣城名為芍藥縣。
    戒菩提出家前,縣內幾大家族聯手,一起去聯系附近各家反王,年年上貢,換來了芍藥縣難得的太平。
    在狹小的船艙內將就了一晚上,第二天師兄弟四人,啃著饅頭就發現船快要靠岸了。
    “幾位小師父保重,這芍藥縣聽說近些日子不太平。老漢過些日子還來,各位小師父可以坐著老漢的船回去。”
    船家早年受過蓮花大師的恩情,因此對談陌一行人格外客氣。
    “多謝老先生。”
    師兄弟四人紛紛道謝,然后就上了岸。
    這一次來的人,有談陌、白骨子、鏡虛空和當事人戒菩提。鐘神秀和空門鬼,都留在了蓮花寺內。
    前者是不太愿意出門,加上和鏡虛空在一起待著尷尬,便索性不來了。
    后者是根本就沒見到人在哪兒。
    芍藥縣和寧嘉縣不同,這座縣城不分什么鎮子。一座縣城,往下就是二三十個村子。保留著清廷尚存時候的縣城樣貌。
    寧嘉縣上紅發紅眼的洋人不多見,這芍藥縣上卻是有不少。
    有男有女,縮在街上店鋪里,似乎是在做生意,但一副戒備無比的樣子盯著外面,時不時的還湊在一起竊竊私語幾聲,目光鬼鬼祟祟的,看起來又有點不像是在做買賣。
    “師弟,你家鄉這是什么情況?”白骨子拿胳膊肘捅了捅戒菩提。
    可能是家境關系,戒菩提是白白胖胖,一副富貴模樣。被白骨子拿胳膊肘捅了兩下,戒菩提感覺癢癢,連忙說道:“二師兄,你別這么撞我,會很癢。我最怕癢了。”
    “下次注意。”白骨子隨口答應。
    戒菩提也不管白骨子聽沒聽進去,他搖搖頭,回答白骨子剛才的問題:“這我也不太清楚是啥情況,我都好幾年沒回來了。要不是這次突然不給我送銀子來,我都有可能一輩子不回來。我大哥每年給我送的信,二師兄你又不是沒看過,話里話外,都是讓我安心在蓮花寺當和尚,一輩子別回芍藥縣,這樣我和他還能做兄弟。”
    “算了,我還是找人打聽吧。”白骨子嘆口氣,放棄了找戒菩提這位當事人打聽,然后走過來用手搭住了談陌的肩膀,說道:“小師弟,有有勞你去找個人問問了,我們幾個,就你最小,也最容易讓人放下戒心。”
    談陌點點頭。
    “沒問題,三位師兄,等我一下。”
    然后,談陌就走進了路邊一家洋人開的店鋪里,略一打量,發現這家店鋪買賣的什么都有。洗臉盆、琉璃鏡、蠟燭、鋤頭,甚至還有一些菜,亂七八糟,零零碎碎的。
    “南無阿彌陀佛,見過幾位施主,小僧不是來化緣的,而是來問一問,諸位店鋪里的東西怎么個賣法?”談陌雙手合十,木著臉,緩緩問道。
    “僧人?”店鋪里的洋人一共有六個,無論男女,都是鮮艷的紅色頭發和紅色眼睛,再加上都穿著一身赤黑色的衣服,很像是一團火焰般。
    他們當中走出一名男子,臉上有個刀疤,看起來有三十來歲。下巴略尖,鷹鉤鼻,面相有些陰鷙,他目光盯著談陌,上下打量了一遍后,才緩緩開口道:“小僧人你好,我叫巴彥圖。”
    很客氣的打了一聲招呼。
    “小僧明無焰,見過巴彥圖先生。”
    “請坐,明無焰小僧人。”巴彥圖指了指一旁的凳子,沒有因為談陌年紀小而無視,反而顯得格外鄭重,他說道:“實不相瞞,我其實并不是來做生意的,我來是為了找寶藏的,但是寶藏至今沒找到,所以想帶一些經書回去。不過,沒有僧人答應我。我也想過動手搶,但……很感謝慈悲為懷不殺生的僧人,饒了我們。”
    談陌聞言一愣,這個自稱是叫巴彥圖的洋人……
    “明無焰小僧人是不是感覺很奇怪?不好意思,我對你們的語言還不太精通,無法準確的表達自己想要說的意思。”見到談陌愣住,巴彥圖還以為談陌沒聽明白,于是認真的問道。
    “巴彥圖先生,我能聽明白,你這是想要找我買經書?”談陌略微點了點頭,就問道。
    巴彥圖臉上頓時露出無比欣喜的樣子,連連點頭。
    “就是這樣!希望明無焰小僧人能幫忙成全!”他學著談陌剛才的樣子,雙手合十,并且鞠了一躬。
    談陌看著他這幅樣子,想了想后,問道:“巴彥圖先生不光是想要經書,還要有修行之法吧?”
    “經書不就是修行之法?”巴彥圖愣了一愣,然后很錯愕的問道:“明無焰小僧人,難道這兩者不是一體的?”
    “有的是,有的不是。”談陌說道,然后他站起身,指了指外面:“這件事不是我一個小沙彌能夠做主的,那幾位是小僧的師兄……”
    “趕緊去請幾位大僧人進來!”巴彥圖連忙說道,于是一名紅發紅眼的女子就趕緊跑了出去,來到白骨子面前說了幾句,隨后白骨子就跟著那名女子一塊兒進來了。
    一進門,白骨子滿臉笑容的說道:“巴彥圖先生,這件事我們幾個也沒辦法做主,你得去和我們住持商量。你要是愿意的話,可以去寧嘉縣的蓮花寺,找蓮花大師。”
    “哦哦,蓮花大師,我聽過這個名字!據說是非常厲害的大僧人!有個大僧人夸贊說蓮花大師是出了名的離經叛道,會答應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要求!”巴彥圖一聽蓮花大師這個名號,不由眉飛色舞起來。
    談陌聞言,目光略微有點古怪。
    離經叛道,夸贊……
    看樣子當初放了這些洋人的和尚,也是耍了這幾個洋人一番。
    而這時,白骨子幾句迎合巴彥圖的話,讓巴彥圖只覺得買經書這件事即將成功,于是更加興奮了。
    白骨子見狀,就笑容滿面的話鋒一轉,問道:“巴彥圖先生,你可知道,這縣城內近來發生什么事了?”
    “知道,知道。”見是“生意合作伙伴”的問題,巴彥圖連忙開口。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