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詭秘世界之旅 > 67、死而復活嗎?
    談陌的這個理由其實有點牽強,但一想到芍藥縣上那些怪異的外夷洋人,這讓白骨子在仔細想了想后沒有反駁。
    因為很有可能,事實就是如此。
    于是白骨子就苦著臉說道:“師兄打發我們來這芍藥縣,有些不太地道啊!”
    “打發?”鏡虛空奇怪的重復了一遍,他不知為何,覺得白骨子這是話里有話。
    “這事兒主要在我,住持師兄應該是讓我們順便探查一下。”戒菩提聞言則搖了搖頭,為蓮花大師開脫,然后拿起筆,準備繼續寫。
    白骨子翻了個白眼,正想說什么,但忽的就打了一個哈欠,眼睛隨即都跟著半睜半閉起來,他遲疑了下,就含糊不清的說道:“一大早出去被嚇出一身冷汗,我先睡會兒,莫名的就好困,都有些撐不住了。”
    說完,白骨子竟然倒頭就睡。
    “二師兄所言甚是。”鏡虛空這會兒突然晃了晃頭,眼睛隨之慢慢合攏,居然也躺下了。
    幾乎躺下的瞬間,就睡著了。
    戒菩提看著這兩,不由無語:“睡就睡,還要這么貧嘴?”
    然后他轉頭看向談陌,正要說什么,卻發現談陌早已經睡在了地上,他起身,想要將談陌扶到床上,但忽的身形一晃,讓他一時間站不穩。
    “我們怕是中了蒙汗藥了吧?”吃力的說完這話,戒菩提也昏睡過去,直接趴在了地上。
    這時候,談陌卻又睜開了眼,竭力掙扎一般,想要起來,但最終還在躺在了地上,他有氣無力的應一聲:“多半是……”
    他在白骨子感覺到困意后就昏睡過去的,比鏡虛空還要快,只不過他的靈根忽然有了動作,將他刺激醒來。
    但這份清醒沒能維持多久,談陌便又撐不住了。
    這困意太過邪門詭異了。
    ……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談陌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僧舍的門正開著,外頭陽光明媚。
    一張拉長了的馬臉,正看著自己。
    談陌精神一振,瞬間清醒過來,然后他反應過來,這是自己的二師兄白骨子。
    “居然是小師弟你先醒來,師兄這般看重你,果然是有道理的。”白骨子看著完全醒過來的談陌,微微點頭,感慨般這樣說道。
    談陌不由左右看了看,發現三師兄鏡虛空和五師兄戒菩提都還在昏睡。
    然后他看著白骨子問道:“師兄,我們這是怎么了?”
    他記得白骨子第一個昏睡過去,眼下又是第一個清醒,那么必然知道些什么。
    “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但我們會突然睡著,無疑跟著芍藥縣有關。我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睡了一地的你們,我叫不醒你們,就出去看看,然后就發現隔壁的道姑,對門僧舍里的和尚,和我們一樣,都在昏睡中,也是怎么叫都叫不醒。我的喊叫聲引來了虛槐,他告訴我,現在已經是兩天后了,我們可以離開了。”白骨子說道。
    “我們昏睡了兩天?”談陌面無表情,但眼中已經滿是驚色。
    這一睡,居然睡了兩天?
    而且他并沒有感覺到體虛和饑餓感,甚至肚中還有幾分飽脹感。
    這很不可思議!
    但白骨子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說謊。
    “一開始我也無法相信,直到虛槐領著我走出去看了看……”白骨子指了指外面,說道:“小師弟你可以出去看看,外面的場景,可能你無法相信。尤其是五師弟的大哥一家。”
    談陌雙手合十,說道:“師兄,我沒有不信你。這五師兄的大哥一家,怎么了?”
    “我們那日來時,五師弟大哥的府邸,已然淪為廢墟荒宅。但我剛才路過,卻看到門庭若市,往來賓客眾多,而當日那位面容憔悴好似瘋了的嫂夫人,今日精神奕奕,頤指氣使的使喚著丫鬟,換了一個人似的。”
    談陌震驚無比,他忍不住懷疑起白骨子的話。
    然后又怕自己是在夢里,談陌于是趕緊掐了自己一下。
    疼痛感明顯,這讓談陌確定,自己并非是在做夢,而白骨子……多半也沒有說謊。
    因為這種謊言經不起推敲,很容易不攻自破。
    “那么五師兄的大哥一家,豈不是死而復活了?”
    “究竟是不是死而復活,我也不知道,我們等他們兩個醒來吧。”白骨子搖了搖頭,似乎不太想說話。
    談陌看出來了,就沒有再問。
    過了一會兒,鏡虛空醒了過來,最后清醒過來的是戒菩提。他們面對白骨子,都是和談陌同樣的問題。
    當聽到自己昏睡了兩天,戒菩提大哥一家死而復活后,戒菩提忍不住起身跑到了門口,想出去親眼看看,但很快就又退回來,并且還躲到了鏡虛空身后。
    談陌一看,原來是道姑過來了。
    她問道:“小和尚,我們要走了。”
    談陌聞言一愣,他和這道姑的關系什么時候這么好了?不過旋即,他就意識到這位道姑看似是來跟他辭行,但實際上,這話是說給戒菩提聽的。
    于是他起身,雙手合十道:“小僧和三位師兄也將回蓮花寺,姑姑一路順風。”
    “嗯,你多保重。”點了點頭,道姑的目光轉動,在戒菩提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轉身就走。
    直到道姑走遠了,戒菩提才敢從鏡虛空身后出來,白骨子見狀,不由說道:“昨日因,今日果,師弟,依我看,你再續前緣也是不錯。畢竟你要是想還俗,住持師兄不會阻止。”
    “我又何嘗不知?但她現在,多半已經嫁人了,二師兄。”戒菩提苦笑道。
    “你是如何知道?”
    “我和她有過約定,如果我不娶她,她就嫁給別人,然后出家。”戒菩提說著,雙手合十,忍不住口宣佛號:“南無阿彌陀佛。”
    白骨子:“該。”
    鏡虛空:“該。”
    談陌,木著臉,一言不發。搶人頭是不道德的。
    戒菩提嘆了口氣,自顧自搖頭,不說話。
    “走吧,人家走遠了我們也走吧。先陪五師弟去他大哥家看看。”白骨子見狀就說道。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