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詭秘世界之旅 > 180、原來是慫
    “小師弟,你們去捉魚,你問問三指上人的這三個弟子,他們師父去年年關的時候,是不是突然外出,然后臉色奇怪的回來。”
    蓮花僧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
    聲音是傳音入密的。
    談陌在聽到他師兄的傳音后就立即明白過來,他師兄也有和他一樣的猜測。
    于是他走過去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們去捉魚吧。”
    小郡主不由扭過頭來,然后瞪了他一眼,她覺得這個礙眼的小光頭在耍她。
    談陌木著臉,眼也不眨。
    “不,捉魚不好玩,不去。”于是小郡主板著小臉拒絕。
    談陌裝作沒聽到,然后拉著她就跑。
    小郡主小胳膊小腿的,想反抗,沒成功,心中也想著捉魚,就心里很開心臉上很不情愿的一塊兒去了。
    沒一會兒,他們就看到了一條小溪。
    這條小溪并不深,看起來很淺,小孩子跳進去都最多到膝蓋位置。溪中水如白練,干凈無比,有水草隨波飄蕩,不時地有幾只小魚毫無隊形的快速游過。
    小郡主很想跳進去捉一條,不過看著流淌不停的溪水以及岸邊茂密的野草,卻是怕有蛇,于是眼珠子一轉,看著談陌道:“小給我捉條魚。”
    因為還在生氣,所以連往日的稱呼也沒喊。
    談陌白他一眼,站著不動。
    他也怕有蛇。
    尤其這還是陣法大師山門附近的溪水,指不定這地方有著被陣勢影響的什么奇怪蛇類。盡管這一可能性很低就是了。
    不過緊跟著談陌潭門跑出來,還帶了一段路的兩個小男孩就沒這么多想法,一聽到小郡主的話,還以為是跟自己說,于是兩人直接就跳進去了。
    “你們小心點”剩下的那個小女孩面色一緊張,不由這樣說了一聲,不過那兩個男孩自然是沒聽進去。
    談陌卻是看了這女孩一眼。
    這女孩似乎是比小郡主還要大一兩歲的樣子,不過在心智方面,卻是要比某個學渣成熟多了。
    那么這溪水十有**是有問題了。
    因為這溪水其實并不深。
    可能還真是如他所猜測的那樣。不然的話,這個小女孩又何必如此緊張?
    沒一會兒,兩人逮了兩條小魚上來了,小郡主立馬被這兩條小魚吸引走了注意力,不再鼓著腮幫子可勁兒瞪談陌,畢竟這樣也很累的。
    談陌在留意那個女孩的神情變化,見到兩個小男孩上來,談陌發現這小女孩立馬露出了如釋重負一般的神情。
    談陌心中一動,看來他想要完成師父的任務,得支開這個小女孩,或者旁敲側擊。
    但支開這個小女孩,卻是有點困難,所以他仔細想了想后,開始講起了故事。
    他講的是奇聞異事。
    說的是在冬日里,有一個賣貨郎撿了一條模樣奇異但很漂亮的蛇,見這條蛇快要凍死了,就帶回了家,然后救活了這條蛇。
    后來對這條蛇越看越喜歡,從此賣貨郎開始靠著賣貨開始養蛇,養了二十幾年,賣貨郎因為這條蛇越養越大,開銷日漸增大,沒能存下錢,因此也沒討上媳婦,單身到老,覺得自己體力不行了,養不起蛇了,就將蛇給放生了。
    將蛇放走時好好一番念叨,蛇卻沒聽懂,直接走了。
    這條蛇被賣貨郎好吃好喝伺候了二十幾年,一到野外,就沒人給它準備吃的,因此沒過多久,這條已經有數米長的蛇開始捕食過往人類。
    一開始這條蛇捕食的只是小孩,但沒過幾年,蛇的體型暴漲之下,開始直接吞食成人,最終成了當地的一大禍害。
    這是談陌現編的,他將講到這,還沒想好結局,就聽那個小女孩突然驚呼了一聲。
    “怎么了?翠翠。”一個小男孩連忙問她。
    “沒什么,就是被嚇了一跳。”這個小女孩搖了搖頭,說道。
    “你可真膽小。”另一個小男孩立馬笑了起來,之前開口的那個跟著笑了起來,甚至還在地上打滾。
    這么過分的舉動自然是把那個小女孩氣得不輕。
    談陌倒是若有所思,不過他目光一轉后,開始引導談話方向,漸漸地開始從他所講的故事,引到了身邊發生的奇聞怪事。
    兩個男孩看著談陌講了好幾個奇聞怪事,因此讓小郡主眼巴巴看著他,不由心里頭都有些不舒服。
    和那個叫翠翠的文靜女孩一比,自幼錦衣玉食的小郡主不僅長得漂亮,身份也更加高貴。自然,這兩個男孩一見到小郡主,他們的心思就不由全在她身上了。
    一個小男孩就忍不住懟道:“哼,小和尚,你說的這些,不算什么!去年發生的一件事,那才叫怪呢!還把我們都很嚇得不輕!”
    “對對!”另一個小男孩幫襯著應道,然后扭頭悄悄問之前開口的小男孩:“啥事來著?有這么怪?這么嚇人?”
    談陌聽力很好,自然聽得清清出,不由嘴角抽了抽。
    你們哥倆拆臺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點?
    最先開口的小男孩瞪了這貨一眼,然后回過頭,看著談陌忽然靈機一動,道:“其實也不是什么怪事,應該是我們師父遇到什么邪祟,然后拼著兩敗俱傷封印了那個邪祟。”
    “我想起了,是去年年關的時候,師父突然冒著雪出去,然后回來的時候,是半夜那時候,臉色鐵青,還嚇了我們一跳。”另一個小男孩連忙說道。
    談陌木著臉,不過心中已經樂開了花,他師兄交給他的任務算是完成了。
    只不過,方姓老道士、李玄機,還有這位三指上人,這三位到底去年遭遇了什么?談陌心中想到,他覺得應該不止這三位,還有更多的修行中人,和三位有過同樣的遭遇。
    那么,這遭遇又意味著什么?
    為什么本該時日無多的三指上人,好好的在這地方隱居。
    而本來是古來稀老者的李玄機道長,卻是一副三十來歲的年輕人模樣。
    還有那位方姓老道士,甚至動用了催死秘法。
    不過任務已經完成,談陌于是便雙手合十,說道:“南無阿彌陀佛,這兩條小魚也是生靈,眼下卻是快死了,二位不如放回去如何,算下時間,我們也該回去了。”
    “嗯嗯,我們回去吧。”小郡主立馬跟著出聲,幫腔道。
    兩個小男孩一聽,盡管舍不得手里的小魚,也還是照做,那個翠翠就立馬帶著他們往回去,似乎是不想在這地方久留。
    在路上,談陌忽然感覺自己的袖子被扯了扯,不無意外是某個學渣,于是他把腦袋湊過去些許,然后才小聲問道:“怎么了?”
    “李道長去年年關的時候,臉色鐵青的回來,陸道長也是,小木魚,我們去找蓮花叔叔,趕緊回去吧!”小郡主有點怕怕的說道。
    談陌頓時驚了。
    這個學渣居然也留意到了這地方?不過他也總算明白了這個學渣為什么剛才幫他說話,會那么乖了。
    原來是慫。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