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滄元圖 > 第十五章 隱藏的妖王血脈
    孟川平靜站在擂臺上,有兩名士兵將那羊妖尸體給拖了下去,也有士兵簡單擦拭了下擂臺。
    按照斬妖盛會規矩,道院弟子只要贏了就可以繼續站在擂臺上和新的妖怪廝殺,只要你有足夠的本事,玉陽宮就會給你安排更強的妖怪。
    這時候又一輛牢車被拉上來。
    “嗯?”
    孟川瞳孔一縮,那牢車內有一名很瘦很瘦的妖怪,但是那妖怪骨架很大,盤坐在牢籠內都顯得身體龐大。它一雙暗黃色眸子掃向外界,身上有著黑黃斑紋的干枯毛發。
    “虎妖?”孟川暗驚。
    “是虎妖!”
    “竟是虎妖!”道院弟子們一片驚呼,妖怪當中,像豬妖、狼妖之類的數量都非常多,它們大多普普通通,偶爾也會出一些極強的妖怪。可是虎妖……數量稀少,再弱的虎妖也是大妖層次。
    朝廷官員這時候也朗聲笑道:“諸位,這是此次斬妖盛會第一頭大妖,而且還是一頭虎妖!當然他長期饑餓,身體也弱了許多,筋骨也變差。只有巔峰時三成的實力。它會是孟川的對手,也將會是脫胎境道院弟子的對手。諸位要小心了,它即便實力大減,也依舊在你們之上,務必小心。”
    “哐當。”
    牢籠的門被拉開,斷臂男子看著虎妖,冷聲道,“連勝十場,你就可以回牢房。而且還有享受一月的美食美酒。”
    “十場?”
    虎妖彎著身子慢悠悠從牢籠內走出來,它掃視了眼周圍。
    這擂臺周圍的觀看者們,它能夠在十余位身上感覺到恐怖威脅,八大道院的院長,五大家族的高手,朝廷的高手,還有玉陽宮的梅元知、斷臂男子等等,加起來有十八位。即便它在巔峰時,這些恐怖的人族都是能夠一個照面斬殺它的。它卻不知道……整個東寧府,掌握勢的強者,有超過一半今日都在場。
    當然最恐怖的還是坐在主位上的那位。
    玉陽宮主坐在那,在它感應中就仿佛一輪太陽!怕是稍微散發些許威力就能鎮殺它。
    “我的第一個對手就是這個小家伙?”虎妖看著擂臺另一邊的孟川,“真弱。”
    “虎妖!”孟川精神提到十二分,眼中光芒內斂,殺意卻越加洶涌。
    可他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這個位置是在擂臺邊緣,虎妖撲殺過來也得小心出了擂臺——妖怪們一旦出了擂臺,必死無疑!
    先探一探虎妖的底細,再定下戰斗計劃。
    “呼。”
    虎妖一撲,便帶著鋪面而來的腥風,眨眼就到了面前。
    嗖。
    孟川立即一閃,暴退閃避的同時也是一刀劈出,卻被那虎爪給擋住了,震得孟川落地后都連退了幾步。
    “我最擅長的速度,它竟然不亞于我。”孟川暗驚,“力量比我都強一倍。這是他巔峰時三成的實力?幸好,他戰斗技藝雖然純熟,卻沒有達到‘合一境’層次。”
    “以我之長,攻敵之短。”
    “我有機會殺它!”
    孟川瞬間做出決斷。
    尋常道院弟子第一次和妖怪廝殺會緊張,平常十成實力能發揮七成就不錯了。孟川不同,從小壓抑在心底的火焰在遇到妖怪就爆發了,他反而更亢奮!精神更集中!身心結合更加完美,實力爆發都能更強一籌。這就是臨戰狀態。
    狀態好,超水平發揮。
    “竟然躲過了?有點意思。”虎妖低沉說著,再度撲殺而來。
    孟川竟然也主動迎上,直接撲過去,他的速度不亞于虎妖。不同于虎妖橫沖直撞,他的身法更飄忽,猶如一陣風。
    雙方交錯而過。
    交錯的剎那,孟川也悄無聲息劃過一刀,這一刀是《落葉刀》中的‘詭刀勢’,取的就是出其不意。
    刀光劃過虎妖的腹部,硬生生劃破毛發皮肉。
    “傷了我?”停下來的虎妖摸了摸腹部,越加猙獰。孟川卻只是盯著它,低聲叱喝:“殺。”再度沖上。
    嗖嗖。
    再度交錯而過。
    孟川根本不和虎妖糾纏,仗著身法詭異,每次都是一觸即分。因為他很清楚,真的近身糾纏起來,身體強橫、力量強大的虎妖完全可以以傷還傷,虎妖挨了他一刀只是輕傷。他挨了虎妖一爪怕就是重傷,甚至可能喪命了。
    只見擂臺上,虎妖帶著腥風瘋狂追殺著孟川,孟川一次次撲殺分開。
    每三五次交鋒,虎妖身上就落下一道傷口。
    顯然孟川的刀法更高明。
    隨著傷口越來越多,虎妖傷勢在逐漸變重。
    “噗。”又是一刀,而且是順著下腹部上一次的傷口撩了上去,令傷口一下子大了三倍,鮮血飛散,讓虎妖一個踉蹌,它雙眼都紅了盯著那個人族少年。孟川還是冰冷盯著它。
    “竟然令虎妖重傷了。”
    “我怎么感覺這個孟川,不像是新悟出合一境,他爆發的威勢更兇猛。”
    “他很冷靜,根本不給虎妖機會。”
    五大家族高層、道院院長們、朝廷高手們都彼此交談,顯然頗為贊許。
    “阿川。”柳七月卻無比緊張,每一次孟川和虎妖的交鋒都讓她緊張萬分,那可是大妖!
    “這就是孟川的追求嗎?”云青萍看著也有些恍惚,在她眼里傻木頭蠢木頭的孟川,一天到晚只知道修煉,脾氣也太溫和,她不喜歡。可今天擂臺上,殺氣恐怖,一刀就斬殺了羊妖的孟川。還有此刻和虎妖一次次搏殺,殺氣雖然內斂,但更可怕更兇狠的孟川……
    這也是孟川!
    “這才是他真實的一面嗎?”云青萍只覺得過去都看錯了,在平常風花雪月中顯得普通的孟川,在血雨腥風中卻顯現猙獰。
    或許,和他成親也不錯。
    只是家族做的事,也沒法反悔。
    ……
    虎妖下腹部的傷口太深,不過它肌肉合攏迅速止住血液流淌,可虎妖連速度都慢了三分,它兇狠盯著孟川,煞氣彌漫。
    可孟川根本無視了他的煞氣,仿佛最冷靜的獵手,隨時準備取它性命。
    “呼。”
    孟川再一次撲上。
    “嗷吼~~~”在雙方臨近時,虎妖在撲殺的同時,同時張口發出怒吼。
    吼聲出,更有扭曲的黑色波紋沖擊向四面八方。
    虎妖全身黑紅毛發都一下子亮了起來,一雙眸子更隱隱有著金光,連揮出的爪子威勢都暴漲。
    “嗯?它竟然有妖王血脈?被關押一年多,竟然沒發現,藏的還挺深。”坐在主位上的玉陽宮主一驚,無形力量籠罩在遠處擂臺上每一處,隨時準備插手。安排的妖怪超出預料,就是玉陽宮的錯了。
    吼聲撲面,孟川只覺得耳朵一片轟鳴,腦地也轟鳴,但是越是關鍵時刻他越是心神凝練,也依舊能夠保持清醒,面對那威勢暴漲的爪子,他連轉攻為守。這么多年幾乎每天都去抵擋七月妹妹的弓箭,孟川刀法護身方面也非常了得。
    “轟!!!”孟川只感覺無比沉重恐怖力量透過刀法傳遞到全身,身體情不自禁倒飛而出。
    在倒飛的同時,孟川連腳下一點擂臺,以更快速度暴退。
    虎妖緊跟著一撲,險之又險,卻沒能撲到孟川。
    孟川直接暴退出了擂臺落到地面上,踉蹌著連一刀支撐著地面才沒跌跟頭。
    “噗。”孟川壓不住一口鮮血吐出,臉色發白,他的雙耳也有血跡滲透而出,是被剛才一吼吼的。
    “竟然逃掉了?”
    虎妖盯著下方的孟川,內心很震驚。
    面對死亡它被迫暴露出隱藏的妖王血脈,關鍵時刻的‘虎吼’,正常都是能吼蒙掉敵人的!自然能趁機殺死敵人。可是這個人族少年被吼的耳朵都流血了,依舊完美擋住了它的招數。在轟擊的倒飛同時,還毫不猶豫點了下擂臺,更快暴退逃出。令它的第二撲,也沒能建功。
    “川兒。”孟大江已經連沖過去,柳七月也擔心連跑過去。
    “這孟川……”玉陽宮主卻看得眼睛發亮,有許多強者,看似境界高,演練時招數也威力大。可一到生死搏殺,能發揮六七成就不錯了。而有些卻能超水平發揮。戰斗能發揮多少,和戰斗智慧、意志、心境有很多方面都有關系。那些擅戰的,即便境界等方面都差不多,一個連殺三四個實力相當的也是有的。
    “他今年是第一次對付妖怪吧。”玉陽宮主很滿意,“希望他真的能夠成為神魔吧。”
    孟川也感覺耳朵聽覺漸漸恢復,孟大江在一旁用真氣查看著,一邊道:“川兒,耳朵只是震傷,沒大事。幾天就能完全恢復。”
    “嗯。”孟川點頭。
    “你剛才立即退下擂臺非常明智,這一頭虎妖竟然藏有妖王血脈。”孟大江鄭重道,“它既然暴露了,就算這次能活下來,也會被送到州城去。”
    “下一位……”
    忽然有聲音響起。
    孟川看去,說話的是那位持著名單的朝廷官員,那官員微笑朗聲道,“玉陽宮,晏燼!”
    “嗯?”在場個個吃驚。
    不是八大道院弟子么?
    孟川過后,就該是道院的脫胎境弟子了。怎么是玉陽宮的人?
    “我玉陽宮也有一小輩,想要試試。”玉陽宮主微笑開口,對著身后的白衣少年微微點頭。
    白衣少年直接起身,便朝擂臺走去。
    “什么,也是洗髓境?”在場強者如云,自然能夠判斷這白衣少年的氣息,顯然還沒修煉神魔體,還停留在洗髓境。
    “洗髓境,去對付虎妖?”大家都有些驚愕。
    連孟川都有些吃驚,他很清楚虎妖的厲害。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