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滄元圖 > 第十七章 斬妖盛會結束
    “玉陽宮對這梅元知是真不錯了,專門給他找了一頭凝練妖丹的大妖,讓他來一場大戰。”云符成輕聲笑道,“應該是希望這梅元知借此一戰能有所進步,好增加一分進入元初山的希望。”
    “大哥,你說梅元知能進元初山嗎?”云符安問道,“若是進了元初山,成了神魔。恐怕會壓我們云家一頭了。”
    整個東寧府,就一個張家老祖是元初山的神魔。
    若是再多一個?
    “進元初山?你以為這么好進的?”云符成輕聲道,“大周王朝二十三州,卻只有二十個名額。并且王都、州城等地一些強大神魔的子嗣都是想要進去。一個平民出生的天才,想要進元初山……比那些強大神魔子嗣們,要艱難得多。”
    “那孟川呢?”云符安忍不住問道,“孟仙姑可是會傾力幫助孟川。”
    “孟仙姑又算什么?”云符成輕輕搖頭,真元隱隱籠罩周圍隔絕聲音,“都沒能進入元初山。就是我們的父親,最大的目標也是想要進入元初山。”
    云符安點點頭。
    能不能進元初山,已經成為劃分神魔強弱的一條線。
    只要足夠強大,都會被元初山主動邀請進入的。
    “至于梅元知,悟冰勢太晚,進元初山只有兩三分希望。”云符成說道,“而且我了解他的脾氣,他孤傲的很,就算成了元初山神魔,也不會甘心留在東寧府的。”
    這天下間除了有大家族羈絆的。真正沒什么牽掛的平民子弟,若是天賦卓絕,更愿意從此扎根在州城、王都,甚至舉家搬遷到元初山一帶。
    ……
    各方議論紛紛,談論著這位梅元知。
    很多都覺得梅元知進入元初山希望很低,但大家也清楚,至少梅元知還有希望。這已經很了不起了。
    “小心點。”玉陽宮主囑托一聲。
    “嗯。”消瘦的梅元知站了起來,朝擂臺走去。
    走到擂臺上,在他對面是一位全身有著黑色甲殼的妖怪,它有著女性化的面孔,六條覆蓋著黑甲殼的手臂,同時一條黑色鋒利尾巴格外顯眼。它似笑非笑看著梅元知,聲音卻溫柔的很:“很年輕的小家伙,我能夠感覺到你旺盛的生命力。”
    梅元知拔劍出鞘,一股恐怖寒意正在凝結,這一刻的梅元知就仿佛一座萬年冰山,威勢不斷提升。甚至漸漸外放的些許寒氣,令擂臺地面都開始凝結冰霜。
    “冰勢?”蜈蚣女妖笑了笑,“不過看起來悟出沒多久嘛。”
    “殺。”
    梅元知眼中寒光一閃。
    一瞬間身體分化為七,七道身影出現在不同方位,圍繞著蜈蚣女妖,分別劈出了一道劍光。
    七道劍光,斬殺向中央的蜈蚣女妖。
    “就這么點力量還分散?”蜈蚣女妖站在原地都沒動,六條手臂直接朝四面八方接連拍擊出,轟轟轟~~~~蜈蚣女妖的手掌白皙,卻無比的堅韌,硬碰硬將每一道劍光給拍的粉碎。
    “噗。”
    梅元知真身卻陡然出現在蜈蚣女妖近前,一道劍光直刺向蜈蚣女妖的頭顱,這一劍來的詭異,但更快,且比剛才七道劍光更恐怖。
    “嗯?”蜈蚣女妖一驚,其中兩只手陡然合攏,強行合攏夾住了那一柄利劍。
    它盯著梅元知,咧嘴一笑:“原來那七道劍光是故意迷惑,這才是殺招?”
    “裂!”梅元知眼中厲芒一閃。
    蜈蚣女妖雙手握著的利劍陡然炸裂,長劍的碎片有真氣裹挾著四射,距離太近,有碎片都射在蜈蚣女妖的臉上,令它發出慘嚎。
    梅元知雙掌表面凝結冰層,一雙手掌直接劈在蜈蚣女妖的胸膛上。
    “嘭!!!”蜈蚣女妖直接被轟的倒飛出去。
    “這才是殺招!”梅元知眼中冰冷,他很清楚和凝練妖丹的蜈蚣女妖比,他是要弱一籌的。所以一來就是拼盡全力,外界都知曉他擅長劍法。實際上他悟出的是冰勢,用劍法施展冰勢,和拳法掌法施展冰勢并無多大區別,劍對他并不重要,只是迷惑外人罷了。
    蜈蚣女妖臉上有著傷口血跡,胸口也凹陷,倒飛的同時就發出憤怒的嚎叫:“果真是陰險的人族,給我受死!!!”
    狂怒的蜈蚣女妖氣息暴漲,妖丹卻直接碎裂開來,一瞬間妖力雄渾到極致。
    “死吧!!!”
    蜈蚣女妖六手掌同時怒劈,卻是詭異的劈向了離蜈蚣女妖最近的其中兩處道院陣營,分別是烈陽道院、風央道院處。咻咻咻咻咻咻!!!!!!
    六手掌一瞬間射出了數百道黑光,射向兩處道院所坐的位置。并且蜈蚣女妖的那一條尾巴也是暴漲,鋒利無比的尾巴刺舞動起來,瞬間刺向有些驚愕中的梅元知。
    “不好。”
    “小心。”
    各方都有些震驚慌亂。
    烈陽道院、風央道院的兩位院長又驚又怒,那十二名弟子更有些驚恐。
    “擋不住。”這兩位院長面對數百道黑光,他們在自保之余,能保住一兩個弟子就不錯了。根本沒法救所有人。
    “七月!”孟川也大驚,明明是在觀戰,危機卻突如其來,這蜈蚣女妖直接殺向觀看的道院弟子?
    “定!”坐在那的玉陽宮主眉頭微皺,輕聲叱喝。
    周圍虛空都一震。
    比箭矢都要更快的數百道黑光,盡皆粉碎湮滅。
    蜈蚣女妖也毫無反抗之力的開始被拽的懸浮起來,全身處處都無法再移動絲毫,它難以置信看向了那坐在主位上的玉陽宮主:“不可能,隔這么遠,你不可能阻擋我粉碎妖丹的一擊……”
    “沒什么不可能。”
    玉陽宮主起身,僅僅走了兩步,就走到了擂臺上,看著懸浮著被完全凝固毫無反抗之力的蜈蚣女妖,“真沒想到,你竟然有膽子粉碎妖丹,還妄圖殺我人族?”
    “哈哈哈。”蜈蚣女妖尖厲笑了起來,“你們人族不就是想要我來磨練你們的年輕天才嗎?我怎么可能如你所愿,不但如此,我反而要殺你們人族的小輩,殺的越多越好。可惜啊,最后失敗了,一個都沒能殺死。咳咳咳——”
    它嘴角有綠色血跡滲透。
    粉碎妖丹,它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等著吧,這整個世界終究會是我妖族的,到時候你們人族全部得死光,全部都得——”蜈蚣女妖癲狂喊著。
    “噗。”
    蜈蚣女妖整個身體一瞬間就被無形絲線完全切割粉碎,化作一灘黑色甲殼綠色血水。
    “可笑。”玉陽宮主嗤笑了下,跟著轉頭看向梅元知,梅元知此刻還有些錯愕,他沒想到他自己一系列殺招,那蜈蚣女妖卻是故意受他一招,倒飛的離其中一處道院弟子們更近。更趁機要去殺那些道院弟子。從頭到尾,蜈蚣女妖就沒想和他梅元知真正一戰。
    “就調來這么一頭凝練妖丹的大妖,這等大妖,本來就沒那么聽話。好了,下去吧。”玉陽宮主吩咐一聲。
    “是。”梅元知點頭。
    玉陽宮主獨自站在擂臺上,看向各方。
    觀戰的各方都有些心有余悸,剛才蜈蚣女妖碎裂妖丹的搏命一擊,實在太可怕。
    “我既然敢安排凝練妖丹的大妖上擂臺,就不會出現任何紕漏。”玉陽宮主淡然道,“此次斬妖盛會,到此結束!”
    說完玉陽宮主轉身離去,僅僅幾步,就消失在眾人視野當中。
    “諸位。”
    這時候知府大人才站起來,笑著道,“剛才讓大家都受驚了,不過有宮主在,那凝練妖丹的大妖也只是跳梁小丑!今日斬妖盛會,八大道院弟子們也都見識了妖怪的厲害。而這些妖怪都在牢獄內受過苦頭更戴著鎖鏈,都沒法發揮最巔峰時實力。所以到了戰場,你們會有同伴,它們也會更可怕。所以諸位道院弟子務必更用心修煉,將來上戰場方可保全自身,斬殺更多妖怪。”
    ……
    斬妖盛會結束了。
    那位蜈蚣女妖所做一切,讓道院弟子們都受震撼。當然玉陽宮主那匪夷所思的實力也讓他們滿心向往,在玉陽宮主面前,那蜈蚣女妖就跟螞蟻一般弱小。
    “太厲害了,阿川,你看到了嗎?數百道黑光全部粉碎,蜈蚣大妖竟然懸浮起來一動不能動了。”柳七月在回家途中還很激動,“從頭到尾,都沒看出玉陽宮主真正出手。僅僅外放的些許力量就如此可怕了。”
    “七月,你可差點被蜈蚣女妖給殺了,還這么興奮。”孟川無奈道。
    “你不覺得宮主很強嗎?”柳七月連道。
    “那可是元初山出來的神魔,能不強嗎?”孟川眼中也有著一絲向往,他一直期待著成為神魔那一天。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