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滄元圖 > 第二集 第五章 求救
    “轟。”白衣少年晏燼雙手各持著一柄劍,卻是站在最前面,雙劍化作陰陽,形成漩渦去抵擋那一顆顆石子。
    那些綠色氣息包裹的石子,差不多一半都被晏燼給擋住。
    無漏境實力的老仆,和孟川則是在晏燼的兩側擋下剩下來的石子。
    “擋住了!”孟川修煉雷霆神體,速度超絕,一時間刀光化作模糊幻影,接連擋住一顆顆石子,可依舊覺得無比吃力。那位使用軟劍的老仆都有無漏境實力,也同樣吃力的很。反倒是晏燼每一劍都強勢無匹,一人獨擋一半的石子都不顯吃力。
    被保護在后面的柳七月毫不猶豫從懷里取出一求救煙筒,猛地拉動。
    “轟。”
    伴隨著一聲炸響,同時一道煙花沖天而起,飛的極高。
    “快退。”孟川這時候卻是急切喝道,因為那隨手扔出石子的駝背男子已經沖殺過來了。
    柳七月一手抱著那孩童鐵生,一手抱著那女子,嗖的直接往外沖去。
    “哈哈哈,脫胎境竟有這樣的實力?看來我發現大魚了!”駝背男子笑聲還回響在閑石苑中,他人就已經直奔晏燼殺來!顯然剛才抵擋那數十顆石子……晏燼展露出的實力是最強的。
    “少爺!”老仆連揮出一劍,軟劍劃過一道曲線,刺向駝背男子的眼睛。
    駝背男子身體模糊了下,
    那一劍便只是刺在駝背男子的背部,勉強刺破皮膚,就被肌肉更擋住了。
    “呼。”駝背男子一爪子揮劈而出,帶著濃郁的綠色妖氣,晏燼沒法躲,只能雙劍同時抵擋。
    一爪拍擊在雙劍上。
    “轟!”
    晏燼只感覺一股無可抵擋的恐怖力量從雙劍中傳遞過來,即便他擅長卸力,即便他的‘冰火神體’擅長陰陽變化卸力,終究是差距太大!他整個人被拍擊的直接倒飛出去,撞擊在后面的院墻上,閑石苑的院墻都直接炸裂開來,晏燼摔在外面的街道上,周圍一堆碎石,其中一柄劍都拋飛在半空。
    駝背男子根本沒管其他人,只是盯著晏燼,欲要一舉殺死。
    晏燼只感覺全身劇痛,全身骨頭都斷了好幾處,雙臂都失去了直覺,他想要爬起來,都覺得身體不太受控制。
    太強!
    雙方差距太大!
    “哈哈哈……”駝背男子刺耳笑著,殺了過來。
    “少爺。”老仆欲要追上,但是他速度卻要慢一籌,不由目眥欲裂。
    “咳咳。”晏燼咳嗽著,卻有鮮血咳出。
    “我就要死在這里了嗎?真的很不甘心啊。”晏燼眼前都有些模糊,看著那瘋狂殺來的駝背男子,就在這時,一道更快些的模糊幻影從一旁襲來,一道刀光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駝背男子竟然無法避開那美麗至極的一刀。
    刀法——搖落月!
    論神魔根基,即便晏燼天生神力,修煉神魔體也服用了天地奇珍。可孟川的神魔根基完全不亞于他,只是雙方擅長的不同。
    修煉雷霆神體的孟川,又一心修煉身法快刀,他的優勢完全在速度上!他速度之快,比絕大多數無漏境強者都要更快。甚至都能趕得上駝背男子。
    “天妖門的人族叛徒!”孟川眼中有著殺意恨意,全身血液都在沸騰,體內更有閃電在游走,令速度更驚人。但是孟川很清楚他根本對付不了眼前這可怕的天妖門強者!所以一刀斬向對方的腿部,要傷了對方的腿,令對方速度更慢,如此己方才有望逃掉。
    “刀法好快,而且招數很精妙,不愧是孟家的天才啊。”駝背男子終于減慢速度,左手一爪劈過去。
    “嘭。”
    這一爪詭異且極快,非常輕松的擋住了那一道刀光。
    孟川見機不妙立即暴退,且劃過一道弧線。然而駝背男子眼中有著冷色:“你比那白衣少年威脅更大,嘗嘗我的滅絕指吧。”他右手卻是陡然手指一彈,其中一個手指甲斷裂爆射而出,射向逃離中的孟川。
    “身法挺厲害,可還是得死。”駝背男子自信的很,他的手指甲是他最強的兵器,斷裂一個都要一個月才能修煉回來。可一旦爆發威力卻是極恐怖,尋常無漏境……這一招足以擊殺。“不好。”
    那泛著綠色霧氣的黑色指甲太快了。
    孟川只能本能的一刀去抵擋,這是他一年多來,每日抵擋箭雨所修煉成的刀法本能。在死亡面前,身心技結合越加的深,調動更強的力量。
    一刀擋住了那黑色指甲,碰撞剎那,黑色指甲蘊含的恐怖妖氣完全爆發!但這精妙一刀依舊將這黑色指引導的轉移了方向,將大半妖氣都轉移開去。
    可依舊有部分妖氣順著刀沖擊在孟川的身上。
    “轟。”
    孟川只感覺身體轟鳴一聲,便拋飛開去,握著刀的右手一瞬間都失去知覺,鮮血噴出,跌在了地面上。
    沖擊力就罷了,更可怕的是濃郁的妖氣也侵入孟川體內,讓孟川痛苦難熬。
    “阿川。”已經到了遠處的柳七月早就從背著的箭袋中,取出了弓箭。她已經拉弓射箭,咬牙射向那駝背男子。
    咻咻咻!!!
    一根根箭矢流光射出。
    “你們一個都逃不掉的,都得死。”駝背男子根本無視箭矢,任憑箭矢落在他身上,都破不了他的皮膚層!顯然剛剛才踏入脫胎境,沒達到‘合一境,神魔根基也不夠強的柳七月……她弓箭的威懾力還是太弱了,若是普通無漏境或許得小心點對待。可這位天妖門強者卻是完全無視的。
    “嗯?”駝背男子忽然臉色一變,猛地身體一閃。
    咻。
    一道劍光從他原先位置穿透而過,正是那名老仆。
    老仆此刻有水流環繞全身,一道道水流仿佛小蛇般繞著老仆身體在游走,老仆此刻氣息都強大許多,只是全身皮膚通紅,眼睛也泛紅。
    “神血丹?”駝背男子有些驚訝,看著老者,“東寧府竟然也有神血丹,看來你和你家少爺大有來頭啊。”
    “柳姑娘,帶著我家少爺和孟川公子走。”老仆怒喝道,“我會拖住他。”
    “好。”柳七月立即飛竄而去,先是背起了孟川,又飛奔到晏燼那,晏燼恢復力卻是極高,已經站了起來:“我可以自己走。”
    “先求救。”孟川全力驅逐體內的妖氣,同時沙啞說著,也從懷里取出那求救煙花筒。
    “嘭。”
    晏燼卻是接過,立即拉動,一道煙花沖天而起。
    同時晏燼從懷里也取出一求救煙花筒,同樣拉動。
    “你們倆快走啊。”柳七月怒喝一旁的紅玉、鐵生姐弟倆,這姐弟倆二人也擔心著他們的救命恩人,這時候才點頭立即朝遠處跑。至于其他的女子們、黑狼幫幫眾們早就嚇得四處亂跑了,離這恐怖戰斗地方越遠越好。即便如此都有十余位被波及的,或死或殘。
    而另一邊。
    服用神血丹的老仆,實力暴增數倍早就和駝背男子搏殺在一起了,駝背男子力大無窮,全身堪稱刀槍不入,一招一式恐怖異常。老仆完全處在下風,只是他韌性十足,依舊拼命纏住了駝背男子。
    只見雙方交手,轟鳴聲不斷,周圍院墻都化作廢墟。
    嗖嗖嗖。
    “王伯撐不了多久,快走。”晏燼說道,柳七月背著孟川也迅速朝遠處奔跑。
    “走。”孟川也清楚,他們留在這只會拖后腿。他們逃掉了,那位忠誠老仆才會逃命。
    ……
    柳七月發出求救煙花筒時,在夜里,自然引起了東寧府各處的注意。
    孟大江、柳夜白正在酒樓的一雅間吃飯,透過窗戶卻是遠遠看到天際的一道煙花,也聽到了那一聲炸響。
    “是七月。”他們倆立即認出了,這求救的煙花筒是他們給小輩特制的,看煙花模樣就知道是誰發出的求救。
    “七月在求救?”
    孟大江、柳夜白都是大驚。
    嗖!
    柳夜白一瞬間就化作黑霧,竄出了窗戶。
    孟大江全身血液沸騰,同樣化作一道黑光竄了出去。
    然而他們在沖出去兩個呼吸的功夫。
    “嘭。”“嘭。”
    又是兩道煙花。
    “是川兒!”孟大江都急了。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