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滄元圖 > 第二集 第八章 眾生相 上
    八天后。
    鏡湖孟府。
    “少爺,玉陽宮結案后的卷宗,給我們孟家也抄錄了一份。”錢方將厚厚的十二本卷宗抱來,“我都抱來了。”
    “錢叔,你忙去吧,卷宗放在這就好。”孟川點頭。
    “好。”錢方將厚厚的卷宗放在那,便告退了。
    孟川拿起最上面一本開始翻看,開篇簡略描述了事情過程。
    八歲孩童鐵生想要救姐姐,于是求到了周潛。周潛被父親周鶴所阻,無法出去營救。便派鐵生去求自家大師兄‘孟川’。孟川和周潛頗有交情,便插手此事。晏燼則是義憤而插手此事……
    ……
    周鶴知曉此事后帶兒子去孟府請罪,孟大江震怒,孟川幫忙求情饒過了自家師弟……
    ……
    “這卷宗里面,僅僅幾句話,卻將我和周潛的交情寫得很好,仿佛因為他,我去救人。又幫他求情,讓父親饒過他們。”孟川輕聲笑道,“這個周鶴倒是夠聰明,盡量傍上我孟家,應該是怕白家報復吧。”
    他完全能理解。
    一個普通商賈家族,面對神魔家族‘白家’是何等的驚恐。所以想辦法引導,比如透過紅雨姐弟倆的口供,比如周鶴回答玉陽宮的審問時……不需要撒謊,只要側重點稍微變一變。就能讓外人以為孟川和周潛交情不一般。
    白家也會有所忌憚。
    因為這件事,最暴怒的是孟仙姑!白家是不愿意再觸怒孟家的。
    一個只剩下六七年壽命的神魔……沒誰愿意真斗起來。
    當發現孟川和周潛交情較深時,白家便不想再去對付周家了。因為對付周家沒啥好處,僅僅是泄憤罷了,反而可能激怒孟川,激怒孟家。
    于是周家借此逃過一劫。
    “周家的周鶴倒是有些手腕,只是也有些可悲。”孟川一眼看出對方面臨的危險局勢,前進一步是萬丈懸崖,后退一步也是無底深淵!白家、孟家、黑狼幫……周家是誰也得罪不起,一不小心就會摔的粉身碎骨。
    “按照卷宗記載,閑石苑內黑狼幫幫眾,查實有五位和天妖門有關。這五位有三位被活捉,一位失蹤,一位自殺。按照分開審問這三位的口供,黑狼幫是無辜的。”
    孟川并不奇怪。
    黑狼幫這種幫派,是沒有任何必要和天妖門勾結的。因為勾結了,發現了就必死無疑。
    “抓獲黑狼幫所有高層,探查他們體內力量,沒有修煉妖法的。分開審問后……判定,黑狼幫的確無辜。”
    “因黑狼幫有諸多觸犯朝廷律法之事,幫主劉昶,判前往沁陽關,進敢死軍,服兵役三年。副幫主叢游,判苦役十年……”
    孟川看著,輕輕搖頭:“這黑狼幫和天妖門是沒有關聯,但是這次查個底朝天,查出不少事來。為首者自然一個都逃不掉。”
    黑狼幫挺冤枉。
    像這等幫派,幫內的小嘍嘍中有不少地痞流氓,就算幫內嚴令規矩,下面地痞流氓們還是會有各種各樣觸犯律法的事。
    這次惹怒了孟家,惹怒了玉陽宮。孟川、晏燼都重傷……差一點都可能死在那位天妖門強者這里。于是黑狼幫自然得背鍋,不過判的也不算太重。
    ……
    “這些神魔家族,說翻臉就翻臉。當狗這么多年,一樣把我推出來。幸好我有無漏境實力,被判去沁陽關敢死軍。”劉昶已經被押解著前往沁陽關了,沁陽關距離東寧府城僅僅一百八十多里地,東寧府凡俗服兵役就幾乎都是去那。
    劉昶此刻還有著一絲慶幸。
    “幸好,幸好我殺了阿全。沒誰知道我早就懷疑閑石苑。”劉昶默默道,“讓我逃過了這一死劫。”走在前往沁陽關的路上,他還有些慶幸。
    “三年后,我還回來的。”劉昶回頭看一眼東寧府城,后面負責押解的兵衛們也挺客氣,黑狼幫幫主畢竟也是無漏境層次的高手。
    ……
    孟川坐在練武場內,翻看到白家的卷宗。
    黑狼幫是無辜的,白家就更無辜了。但因為他白家掌控的地盤,竟然成了天妖門的一個巢穴,白家難辭其咎。遭到玉陽宮的巨額懲罰,黑狼幫的高層以及在黑狼幫的幾個白家人,全部判處刑罰外。還罰了足足五十萬兩銀子,讓白家也肉疼的很。
    “還有她們。”孟川接著翻看一份份卷宗。
    卷宗中記錄了很多人。
    記錄了閑石苑那些女子們的情報。
    “原來都是真的。”
    “這些女子一個個早就簽下契約,還是必須回黑狼幫,接受調教,將來還得去青樓窯子。”孟川搖頭,黑狼幫并沒有散,白家又安排人掌控了黑狼幫,繼續管理著諸多事物。簽下的賣身契,那是受律法保護的。
    孟川看著臉色變了,“那些被強迫擄來的,大多又主動賣身給幫派了?”
    幫派強迫擄掠,大多數都是有原因的,比如像紅雨這種,父親欠下巨債的!直接抓過去抵債。
    如今是放回來了……
    可債沒還,怎么辦?
    還不掉債,錢滾錢,只會欠的越來越多,。最終逼迫她們‘自愿賣身’。就連‘紅雨’,因為黑狼幫是真怕了,主動撕毀了欠條,就此一筆勾銷了。才讓他們家暫時逃過這一劫。可紅雨姐弟倆的父親……那個爛賭鬼,若是繼續爛賭下去,終究會再坑了自己的孩子。
    “有時候,救也救不了。”孟川看著卷宗的文字,仿佛看到一個個女子再度走向閑石苑。
    “怎么會這樣。”
    孟川看的心都憋屈的很,救都沒法救,仿佛陷在泥潭里。
    嘭,孟川一扔卷宗,直接朝外走去。
    “阿川,吃午飯了?”柳七月看到孟川背影連喊道。
    “我出去走走。”孟川說道。
    “中午還出去。”柳七月嘀咕了下便回廳內,和柳夜白、孟大江他們一起吃了,孟大江笑道:“讓他出去散散心也好。”
    ……
    孟川的確很憋屈。
    周鶴的聰明狡猾,他只是付之一笑。
    黑狼幫幫主劉昶的結局,他并不同情。
    可那些女子們,特別是遭到關押被救出來的,這次沒強迫擄走,卻只能一個個走向那泥潭。
    “這世界怎么會這樣?”孟川喃喃低語,忽然看到了前方的一處面館,中午時候,面館內坐著不少客人。
    “來,嘗嘗,香不香?”一對夫婦帶著一個孩子,父親將掰開的白饅頭遞給自家娃娃,那娃娃抓著大口啃著,點頭道:“真香。”
    夫婦倆看著兒子,笑的很開心。
    他們倆身上都臟兮兮的,手指很粗糙,顯然是干粗活的。可此刻笑容真的很燦爛。
    孟川這一刻,都被這一對夫婦看著孩子的笑容給震住了。
    “來,喝一口。”在夫婦旁,有四名赤膊漢子,他們皮膚油亮滿是汗水,正端著大碗喝著酒,大聲聊著天。干活時的苦累完全拋之腦后。
    “我們趕緊吃完,吃完就去找你爹。”一位老頭子帶著一個女娃娃,也分別在吃著面湯,那女娃娃點著頭,眼睛亮晶晶的滿是期待:“嗯,去找爹。”
    笑聲,談話聲,以及那一個個充滿希望的眼神……
    看著這一切。
    孟川感覺自己的心,一下子亮堂了許多。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