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滄元圖 > 第三集 第十五章 父親到了
    即便身處絕境,孟川也沒放棄,他竭力施展著身法,朝一些偏僻狹小的地方鉆去。那毒潭妖王有兩三丈高的龐大身軀,孟川希望這些狹小地方能夠影響到對方些許。
    “呼。”然而毒潭妖王猶如一陣風,只是踩踏下屋頂瓦塊,踩踏下樹枝,就迅速追著。
    距離越來越近,進入十丈領域范圍了。
    孟川能‘感應’到對方那斑斕青色的皮膚,那帶著興奮之意的灰色眸子。
    “怎么逃,往哪逃?”孟川心越來越冷。
    “轟!”
    忽然在孟川感應的一里范圍內,北方忽然有一道恐怖氣息貫穿長空,速度快的可怕,孟川抬頭看了一眼,他也只能模糊看清……那是一根帶著血色氣息的短矛,短矛撕裂了空氣,令空氣都炸裂,一眨眼就貫穿一里距離直奔毒潭妖王。
    “嗯?”毒潭妖王大驚,這恐怖的一短矛讓他感覺到威脅,都不敢用護體黑霧抵擋,而是揮動了手中的兵器長矛。
    “鐺~~~”
    將短矛格擋開去。
    “妖王找死!”憤怒的怒吼,仿佛雷神的怒吼響徹天地!一道全身彌漫著血氣的身影飛奔而來,同時又再度扔出第二根短矛。
    轟!轟!
    一根又一根短矛射出,殺意沖天,毒潭妖王接連抵擋,卻讓孟川趁機逃出好遠。
    “那是?”孟川愣愣看著那沖向妖王的彌漫著血氣的身影,在他的‘感應’中,那一道身影的氣息很強大,但是究其本質……和父親孟大江的氣息一模一樣。只是暴烈了數十倍,達到了恐怖的地步。
    同樣的生命氣息。
    而且孟川透過那彌漫的血氣,能隱約看到里面的那人的模樣,那是瘦了大概三十斤的父親,不再肥胖,而顯得魁梧。
    從六歲那年開始,父親才開始逐漸胖起來,他一眼就認出那人就是自己的父親。
    “那是我的父親?”孟川有些發蒙。
    那個每天笑呵呵胖乎乎的父親?
    那個從小就教自己刀法,后來自己達到無漏境后,在比試中一次次輸給自己的父親?
    自己一直以為,父親只是悟出勢的無漏境高手,連凝丹都沒成功的正常凡俗高手。
    不……
    姑祖母傾盡家族之力才換來天地奇珍‘一滴神魔玉髓液’,而父親卻拿出了‘冰心果’以及‘星靈草’兩件天地奇珍。那時候自己就意識到父親有著大秘密。只是沒想到父親會是神魔。
    “哈哈,果真暗中藏著神魔。”毒潭妖王沙啞笑道,“而且竟然還是一位煉體神魔,你們人族神魔的煉體一脈,何等的粗陋不堪,達到‘大日境’就是極致了吧?”
    “殺你足夠了。”血氣彌漫的孟大江殺意沖天,沖到近前瞬間拔刀,一刀就怒劈向毒潭妖王。
    “就憑你一個新晉神魔?”
    毒潭妖王嗤笑著,頓時有兩條黑霧化作黑蛇纏繞向孟大江,可那些黑霧大蛇纏繞在孟大江身上時,遭到那些血氣阻礙,就削減了九成,剩余的少許在孟大江身上影響就很小了。煉體神魔……不修真元,專修肉身。抵擋些許毒氣還是很輕松的。
    “煉體神魔是有些特殊。”毒潭妖王微微皺眉,手持著長矛也近身搏殺過去,長矛一揮就攪動了虛空,令周圍一些建筑都被波及倒塌,那可怕的長矛便直接刺向孟大江。
    “妖王,受死。”孟大江雙眸血紅,他早就施展了神魔禁術,毫無保留的癲狂之極,刀光呼嘯斬殺向毒潭妖王。
    差點……
    差點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兒子,就要被這妖王給殺了!
    妖族入侵的時候,他和柳夜白正去北城查看‘任務’,忽然聽到玉陽宮的鐘聲,大驚失色下,他們倆立即分工。
    柳夜白是沿著一個方向前進,是往烈陽道院方向趕路,也會路過其他道院、家族。
    孟大江是沿另一方向,會路過孟氏祖宅、鏡湖孟府。
    二者所過之處,自然會斬殺遇到的妖族大統領!不過他們倆也都是新晉神魔層次,在不施展禁術的情況下,速度也就和孟川相當。孟川是第一時間趕往烈陽道院,反而比柳夜白先一步趕到。
    后來孟川被毒潭妖王追殺的,二者一逃一追,轉眼就數里地,那動靜也頗大,遠遠引起了孟大江的注意。
    遠距離下他只能施展禁術,先扔短矛去救兒子。總算……
    總算救下了!
    不過兒子差點被殺,還是讓孟大江滿腔怒意,他癲狂的全力爆發,一刀刀瘋狂怒砍過去,都形成了一片刀光浪潮。
    “敢和我斗,真是找死啊。”毒潭妖王自然有底氣面對一位新晉神魔,長矛絞殺過去。
    一位煉體的新晉神魔,一位二重天妖王就這么正面碰撞起來。
    轟隆隆~~~~
    仿佛天崩地裂般。
    孟川停下了神魔禁術站在遠處,雖然渾身疼痛經脈疼痛,但他依舊緊張看著遠處。父親和那位黑霧中的妖王在搏殺著,二者每一次碰撞威勢都可怕的多。父親任意一刀……都比孟川拼命的雷霆極限拔刀式要強上許多,而且眨眼就劈出上百刀光,瘋狂怒劈著。
    父親也是修煉快刀的,孟川有快刀天賦,或許也有父親遺傳緣故。
    只是人們都說,東寧府第一快刀是鏡湖道院院長葛鈺。甚至如今孟川都超越了葛院長。
    而今天看到父親的快刀,才知道父親的可怕。
    這才是真正的神魔。
    神魔,是全方面的強大。
    速度力量韌性,甚至戰斗的持久性都非常恐怖,父親還僅僅只是一名新晉的神魔。
    ……
    一模糊的幻影來到了烈陽道院,正是柳夜白。
    “七月。”柳夜白看到道院內遍地的血水,還有許多尸體,不由臉色一白,“我來晚了嗎?”
    跟著他連朝遠處的烈陽堡沖去。
    嗖。
    迅速來到烈陽堡一窗口竄了進去。
    “你是?”窗口旁一名歇息的老兵正給同伴包扎傷口,驚愕看著一旁出現了黑衣男子。
    “七月。”柳夜白一眼就看到遠處靠著墻壁臉色蒼白的柳七月,連激動沖過去。堡內很多人都在休養歇息,也看到沖來的柳夜白。
    “爹?”柳七月驚訝喊道。
    “是柳兄來了。”鐘院長點頭,他們中不少人也都認識柳夜白,畢竟是悟出勢的大高手,在東寧府凡俗中也是地位頗高了。
    柳夜白握著女兒的手,小心探查了下,皺眉道:“你施展了神魔禁術?接下來一個月,你要完全歇息,別再動用體內真氣,也別再練弓箭。”
    “是。”柳七月點頭。
    “柳兄。”鐘院長則是連道,“剛才你女兒柳七月,在妖族殺來時竟然覺醒了鳳凰神體血脈。”
    “鳳凰神體血脈?”柳夜白一愣,又驚喜又表情復雜。
    “爹,爹。”柳七月卻焦急道,“剛才是阿川來了,救了整個烈陽道院。不過有一位散發著黑霧的妖王追殺過來,阿川將那妖王給引走了。我們得想辦法救阿川。”
    “妖王在追殺孟川?”柳夜白臉色一變,“是朝哪一個方向?”
    “那個方向。”柳七月連指向外面。
    “記住,若是再遇到危險,立即放出求救煙花筒。”柳夜白鄭重說道,隨即連化作幻影沖出了窗口。
    “爹,那是妖王,你別莽撞。”柳七月也慌了。
    “放心,爹不會找死的。”柳夜白聲音在女兒耳邊響起,人已經朝遠處迅速飛竄趕去。
    ……
    “嘭。”
    孟大江倒飛撞塌掉了一座殘破酒樓,嘴角有著血跡。
    “真不愧是煉體神魔,身體夠強的,和我搏殺這么久還能扛得住。”毒潭妖王陰冷笑著,不過他心中卻有些發苦。
    他想要一鼓作氣殺了這新晉神魔,所以一直維持著禁術,他施展禁術的時間也有五個呼吸了,算比較久了。再維持下去……傷害就會更深了。
    可是眼前這人族新晉神魔,是煉體神魔,本就是出了名的‘生命力強’。要殺死一位煉體神魔,比殺死三位正常神魔都難。只是煉體神魔這條路注定是沒前途的,整個煉體修行體系達到‘大日境’就是極致了。
    “嗯?”毒潭妖王臉色忽然一變,看向遠處。
    那里有一道恐怖氣息也爆發沖來,正是化作一道幻影的柳夜白。
    “你總算來了。”孟大江大笑,“快來,和我一起聯手殺了這妖王。”
    “哈哈哈,你還是需要我幫忙的啊。”柳夜白大笑著,也瞬間拔劍撲殺向毒潭妖王,“我們兄弟一起宰了這妖王!”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