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德意志崛起之路 > 第811章 一線將領們的意見
    “舍爾,你找我?”貝恩克少將推開了巴伐利亞號戰列艦會議室的大門,此時,偌大的一個會議室中只有他和萊因哈特.舍爾兩個人,過于空曠的環境和舍爾嚴肅的表情讓貝恩克感到有些不舒服。
    “海軍部的來電,你看看。”舍爾說完將一封拆開的電報送到了貝恩克手中。
    “這個,不是給你的嗎?”貝恩克嘀咕了一下說道。但是還是老老實實的拆開了信件。
    “這個有點兒戲吧。”看完了電報之后,貝恩克有些難以置信。“我承認,那位王子在東線和西線打的非常漂亮,我也承認,他給我們設計的軍艦非常不錯,能夠擁有一艘巴伐利亞號這樣的戰列艦是一名海軍將領的榮耀,但是,讓一個陸軍將領來指揮公海艦隊,這有些可笑?”貝恩克少將說道。
    “魯普雷希特王子可是有帝國海軍上將軍銜的。”舍爾的回答非常平靜。
    “皇帝陛下還有皇家海軍大元帥的禮服呢。”貝恩克將電報扔到了一邊。
    “他打過海戰,而且打贏了,贏得非常漂亮,對法國人的交戰也是他策劃的。”舍爾說道。
    “但是他畢竟沒有接受過系統的海軍教育。”貝恩克說道。
    “你是說海軍大學的畢業證嗎?”舍爾抬起頭盯著對方,讓貝恩克有些發毛。
    “算是吧。”海軍少將底氣不足的說道。
    “你敢和希佩爾這樣說話嗎?他也沒有海軍大學的畢業證,但是卻是帝國海軍中戰績最輝煌的人。你不否認吧?你剛才的話已經足夠讓他和你決斗了。”舍爾半認真半開玩笑的說道。
    “你不會同意讓這位巴伐利亞王子來指揮我們把?”貝恩克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舍爾說道。“而且皇帝陛下總不能因為你或者某些人同意,就這樣把指揮權交出來吧?這有點太不可思議了吧?”
    “皇帝陛下的態度我不清楚,但是我認為和這位王子一起共事也是可以的。海軍需要一種態度,一種精神,我們要敢于挑戰對手,只有這樣,帝國海軍才能真正強大起來,不和曾經的海上強國進行一場足以彪炳史冊的戰爭,帝國海軍根本無法崛起,我們缺乏一種精神,缺乏一種膽量。尤其是在這種決定國家命運的戰爭中,我們不能作為一個旁觀者而存在,我們必須參與進去,即使我們中的一些人會死,但是也總比枯坐港口要好多了!”舍爾以一種異樣的聲調說道。
    “你認為,王子殿下是一個激進派?”貝恩克說道。
    “至少他總比現在的艦隊司令要強,知道嗎,我每天早晨起來,告訴我自己,我現在擁有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戰艦,我需要一場戰斗區改變我、我的艦隊和我的國家命運,但是我們上頭的人卻一直在阻止我們。我們想要打破英國人殘害兒童的行為(打破封鎖)。但是卻沒有辦法動手,也許我們會失敗,但是我們至少要試試。”
    “所以我同意和王子一起共事。我同意給他一次機會,一次指揮公海艦隊的機會。也給我們自已一次機會!”說完,舍爾也不再看貝恩克少將,開始寫回電,十幾分鐘后,在信件的最后,躊躇了半天的貝恩克少將也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而幾乎與此同時,遠在伊斯坦布爾的斯佩伯爵也收到了這也一封電報。和渴望與英國大艦隊一戰來打破海軍困境的舍爾不同,斯佩伯爵從戰略上進行了分析:“從目前來看,帝國海軍在開戰后最為出彩的一次行動就是蘇雄將軍帶領的兩艘快速戰列艦在印度洋上的行動這次行動已經證明了魯普雷希特王子在海軍問題上的造詣了,我認為,由王子指揮公海艦隊在北海發動一場有限度的攻勢總比讓艦隊繼續留在港口要強很多。”
    “如果英國人真的將他們最強大的戰列艦分隊調往印度洋的話,那么依靠快速戰艦上不對稱的優勢,我們確實可以在這段時間里有所作為,而如果能夠對封鎖線同時進行攻擊的話,那么效果更好!這個計劃是一個十分天才的計劃,也是一個十分具有可行性的計劃。”在電報中,斯佩伯爵這樣寫道。
    最后一封電報和王子的提醒一起發到了法奧,而萬幸的是,此時,蘇雄和雷德爾并沒有帶著艦隊離開,此時,德國公海艦隊在外海最強大的兩艘戰艦正在進行最后的舾裝準備,而當蘇雄接到這封電報之后,第一個反應就是立即增加燃油和各種物資的儲備!同時將戰艦上所有和戰斗不想管的東西統統撤下去!
    “知道嗎雷德爾,我最近一直在考慮,英國人可能會派誰來收拾我們,我們給英國人造成了數萬人的傷亡,自從皇家海軍成立之后,他們遭受如此慘重的失敗的次數太少了,而在拿破侖之后,英國人更是在海上從來沒有失敗過,他們不會放任我們的。”
    “我一直在考慮將來面對的敵人會是誰,他們會怎么收拾我們。我們該怎么防御,但是現在,我終于摸到了一些信息!”蘇雄將電報揚了揚說道。“而且我也找到了我們避免這次災難的關鍵點!”
    “什么意思?”雷德爾心中一動,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首先,來的只可能是伊麗莎白女王級快速戰列艦,而且只有他們的到來,才對我們最有威脅!埃文.托馬斯的艦隊比貝蒂的獅子老虎大公主之流更有威脅!”蘇雄說道。
    “但是伊麗莎白女王級戰列艦的航速并不足以追上我們啊。我們不會和他們交手的,只要我們想走,他們很難留下我們的。”雷德爾說道。
    “如果是競速賽的話,我們確實不怕托馬斯。但是不要忘了,我們是在大英帝國的內海和英國人打,他們到了印度洋,可以現在孟買、加爾各答、隨便什么地方進行補給、維護,而現在能夠較好的維護這兩艘戰列艦的同盟國港口只有巴法奧!在這場比拼耐力和后勤的戰役中,我們會輸掉,而且會輸的很慘!他們就像尾隨鹿群的野狼一般,在漫長的追逐戰之后把我們拖死,然后吃掉!”
    “我們的敵人不僅僅是托馬斯的艦隊,機械勞損、人員的疲勞、燃料的消耗,都將是我們致命的敵人,在這種情況下,英國人根本不用在最高理論速度上壓過我們。”蘇雄少將說道。
    “所以,僅從這一點,您就認為王子殿下更適合指揮公海艦隊?您打算支持他?”雷德爾自然知道海軍部的電報。他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在這種時候,還能夠想到你,并且給你提供寶貴建議的人我們不支持,我們還支持誰?”蘇雄反問道。
    第三更奉上~~~!求訂閱求打賞~~~!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