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德意志崛起之路 > 第1770章 維也納宮廷
    就在匈牙利陷入內亂的同時,維也納霍夫曼皇宮中也徹夜燈火通明,如果非要追溯上一次帝國宮廷中什么時候如此忙碌過的話,那么恐怕還要上溯到普奧戰爭時期,正是因為這場戰爭,讓普魯士徹底的把奧地利從德意志體系中排除,而且也是因為這一次戰敗,導致了哈布斯堡皇室必須和匈牙利貴族一起分享權利才能保證帝國的統一!然而今天,一切都要該變了!
    老實說,即使在戰爭中最為困難的時刻,弗里茨皇帝都沒有像現在這樣緊張!因為即使在利沃夫、加里西亞打的再糟糕,奧皇都相信,巴伐利亞軍團完全可以扭轉戰局,但是現在,奧地利面對的不僅僅是匈牙利帶來的內部壓力,同時這種變革也極有可能引起普魯士的警惕!畢竟,普魯士并不愿意看到奧地利真正的崛起。所謂一山不容二虎就是這個意思。
    “陛下,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部署在匈牙利周圍的2個集團軍可以很好的完成對邊境地區封鎖和壓制的任務,匈牙利的內亂并沒有波及到奧地利內部,而且我們在邊境地區設置的安全帶和難民營也在順利的運轉,如果您現在命令我們向布達佩斯前進的話,那么我們完全可以在2周之內解除匈牙利王國的所有武裝力量!”新任參謀長信心滿滿的說道。
    “那么,現在匈牙利內部的情況如何?貴族和激進派在布達佩斯的交戰還沒有結束嗎?”奧皇問道。
    “他們勢均力敵,陛下,根據我們的內線情報,整個匈牙利高層幾乎都瘋了!他們現在的做法幾乎等于燃燒自己來點燃對手。在生死面前,無論是貴族還是激進派都拼盡了全力,他們和他們的支持者依然繼續趕往這座匈牙利曾經最為璀璨的城市,按照總參謀部給出的分析,他們至少可以再繼續打十天!”小塔夫伯爵說道。
    “那十天之后,還能剩下什么呢?”奧皇面無表情的說道。此時,弗蘭茨皇帝很難形容自己的心情,到底是為了匈牙利上層建筑的毀滅而高興呢,還是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呢?也許議會中諸如奧伯尼伯爵等人不會死在戰場上,但是他們不會有一個好的下場,即使奧地利接管了匈牙利,奧伯尼伯爵這一類人也屬于必須被拔除的人!
    從體制上說,他們現在的行動已經架空了蒂薩首相,而后者畢竟是得到奧皇承認的匈牙利首相,他們的行為已經挑戰了奧皇的權威,而擅自做出主張也等同于叛國,在這種情況下,即使為了維護維也納宮廷和國家的權威,奧地利也必須出手懲治他們!
    而從匈牙利帝國的現實來說,匈牙利貴族統治是必須推翻的!他們完全就是寄生在匈牙利社會中的毒瘤,不僅僅嚴重阻礙了匈牙利的社會發展,同時也是奧地利統治匈牙利的巨大障礙。至于說小資產階級和中層的知識分子會不會接過貴族們民族獨立的大旗?這個只能說有可能,但是即使有些中產階級想要繼續鼓吹民族獨立,他們的威脅依然要比貴族小的多,
    因為匈牙利社會是典型的啞鈴型社會,貴族和平民是啞鈴的兩端,而所謂的中產階級非常的少,而且成分十分的復雜。他們自己一般情況下都沒法理順關系,統一起來,所以威脅要小很多,至于說平民嗎?在經歷了這樣一次“內戰”之后,在經歷了痛苦和災難之后,他們至少可以安靜十幾年!而當他們發現在哈布斯堡王室的統治下比之前的匈牙利貴族統治更好之后,恐怕獨立的心思也會低一些,對于魯普雷希特來說,這不過是另外一個困難一些的波西米亞而已!
    當然,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匈牙利出了這么大事情必須有一個背鍋的......。光偉正的奧皇是肯定不行的。所以,本身就問題多多,而且民意基礎幾乎崩潰的貴族就是最好的選擇,當然,像一些過于激進的民族主義份子同樣不能留,奧地利需要的是一個能認清現實并且和帝國合作的人。所以,當雙方拼的兩敗俱傷,之后,奧地利軍隊會果斷出手,然后恢復匈牙利秩序,然后在合適的時候拉出來一個多方都可以接受的人或者組織重新成立匈牙利地方政府!當然,到那個時候,匈牙利政府的地位和之前二元帝國的地位就完全不一樣了!
    “父親,看來目前一切進行的非常順利,我們很快就可以接手一個全新的匈牙利了。”一旁的瑪麗王儲妃說道。此時,奧皇皇儲問題對于目前大廳中的所有人都已經不是秘密。瑪麗公主即將成為瑪麗皇儲,進而成為女皇。所以,瑪麗王儲妃參與到這件事情中也是很正常的。
    “不,我們還有最關鍵的一步要做。”奧皇說道。“我們需要一個代言人,一個熟悉奧匈帝國國內的情況,并且愿意站到我們這一邊的人。”
    “您似乎之前比較中意繼續讓蒂薩首相來管理匈牙利?”瑪麗公主問道。
    “光他一個還不行,他可以代表一些開明貴族可以代表一些工場主和知識分子,但是卻無法獲得足夠的群眾基礎。所以,他只是我們需要說服的第一個目標。”奧皇說道。
    “難道我們的另外一個說服目標在激進派中?”瑪麗王儲妃有些意外的說道。
    “沒錯,我們為了今天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即使蒂薩首相依然對我和奧地利心存芥蒂,拒絕合作,我們依然可以很快的扶持一個代理人,和亞西走在一起的人都反對貴族統治,但是在是否獨立問題上并不統一,畢竟他們不是傻子,他們中的有些人非常清楚,即使獲得了政權,在目前的內外交困的情況下,他們依然無法離開奧地利的。”奧皇笑著說道。
    “那么這件事情交給誰去做?”瑪麗問道。
    “這種事情,自然要交給最可靠。最有能力的人去做。放心吧,魯普雷希特已經開始行動了。”奧皇說道。
    第二更奉上~~~!求訂閱求打賞~~~!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