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醫妃沖天 > 第80章要治病,送她去西郊
    第80章要治病,送她去西郊
    終于,凌之堯最后嘆了口氣,“研制解藥雖然刻不容緩,但阿蕪要愛惜自己的身體。”
    微怔,她沒想到凌之堯竟然會說出這番話。正要開口說什么,被一陣吵鬧聲打斷了
    “這位姑娘,你不能進去,這里是重要之地”侍衛阻攔道。
    “你就進去通報一聲,白如霜有事求見王爺,王爺自會讓我進去。”
    “這”侍衛為難道:“恐怕不妥,王妃說了,除了她和王爺之外的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進入。”
    白如霜臉色不大好看,“王妃如果知道是我,自然會讓我進去,瘟疫不是小事,王妃豈能如此擅自做決定!”
    她也是方才知道,蘇蕪竟然懂醫,而且一出手,就是瘟疫。心中嗤之以鼻,自古以來都沒人能治好瘟疫,她一個鄉野長大的女子,不知道跟哪個野大夫學了幾手醫術,就敢貿然出手,到時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過,她對自己的醫術極為自信,怎么可能讓蘇蕪搶走風頭。
    所以剛下馬車,進了衙門就直沒有片刻耽擱地往蘇蕪這兒跑。
    原本蘇蕪叮囑這里要保密,但齊芳雖然沒見過這位白姑娘,可他聽過呀。尤其當初知曉白姑娘挺身而出救了王爺性命,住進盛王府八年之久,從沒見過王爺對女子如此上心過,所以幾乎都默認這位白姑娘是未來盛王妃了。剛才白如霜逼問他,王爺王妃在哪兒,他惹不起,只好硬著頭皮說出來。
    他想著,王妃看起來很好說話的樣子,應該不會怪罪自己。
    可他不知道,蘇蕪不輕易動怒沒錯,可一旦讓她動怒,就不只是缺胳膊少腿那么簡單了。
    吱呀,門被人從里面打開,蘇蕪臉色不大好看地推著凌之堯出現在門口。“白姑娘難道不知,打擾別人做事是很失禮的行為?”
    “我”白如霜沒想到會被凌之堯也在,眼里盈出幾許委屈,“我只是怕王妃對疫病不甚了解就貿然出手,到時候只會枉送百姓性命。以前從未聽說王妃懂醫,就算王妃看過幾本醫書,但疫病關系到天下百姓,萬萬不能兒戲。”
    蘇蕪咋舌,這變臉的速度真是比誰都快。
    “你的意思是,本妃的辦法行不通,你有辦法治好疫病?”蘇蕪挑眉問道。
    白如霜臉色青紅交替,她若是能治好瘟疫,早就出手了,“王妃此言差矣,習醫之人都知道,瘟疫無藥可救。記得三百年前南疆爆發過一場瘟疫,足足死了半數百姓,凡是染上瘟疫的人無一能活。”
    “齊大人!”蘇蕪不再理會她,轉頭沖齊芳冷聲道:“本妃說過,不要什么人都放進來打擾本妃,這就是你給我的承諾?”
    齊芳早就發現不對勁,躲在最不顯眼的位置,沒想到還是被提出來了。他此刻的想法就是,恨不得拿塊板磚拍自己一下。女人爭風吃醋最讓人頭疼,何況是王妃和白姑娘,他怎么會讓這兩個人見面啊!
    訕笑道:“王妃恕罪,下官見白姑娘心系百姓,又略知醫術,想著她應該能幫襯王妃一二。”
    他的確是這么想的,可誰知道,傳聞里溫柔大方、善解人意的白姑娘,一見到王妃就不分青紅皂白出言指責。
    王妃是什么身份,就算她憑著自己是王爺救命恩人的身份,也沒那個資格對王妃不敬啊。白姑娘的心思他知道,只不過她以為王爺真的傻子,看不出來她的敵意?別說王爺,就連他這個旁邊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想到這里,瞥了眼輪椅上面無表情的王爺,暗嘆,果然還是這個男子太出色了,引得王妃和白姑娘都爭著博歡心。心底莫名升起一股驕傲,他就知道自己沒崇拜錯人。
    蘇蕪要是知道他此刻的想法,一定會壓制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直接把他踹飛出去!她跟白如霜搶男人開玩笑,就算要搶,白如霜這種級別的對手也入不了眼好么。
    “王妃不問清楚緣由就怪罪齊大人,未免太不講道理,齊大人乃朝廷命官,自古以來后宅不得干政,王妃就算身份尊貴,也不能隨意命令吧。”
    說完,暗暗得意地看了眼面無表情的凌之堯。心想,蘇蕪是皇上強行指婚的盛王妃,以凌之堯對皇上的恨意,肯定無法忍受一個皇上指婚的王妃插手盛王府的事情。甚至,說不定還會因為此事心生嫌隙,她求之不得。
    按了按有些發疼的腦袋,她真是一秒鐘都不想再和這個女人多待了。
    “既然白姑娘心系感染瘟疫的百姓,又體諒為此事勞心勞力。”轉身道:“齊大人!”
    “下官在。”齊芳陡然一精神,生怕怠慢。
    “帶白姑娘去西郊,要治病,就得對癥下藥,讓白姑娘好好替那些感染瘟疫的百姓診斷診斷,免得用錯了藥!”蘇蕪冷聲道。
    齊芳一愣,驚詫地看著她。
    白如霜則是臉色一白,隨即委屈道:“王妃不喜如霜就罷了,何必要用這種卑鄙的手段置如霜于死地。王妃明明知道,如霜雖然懂醫術,但瘟疫乃是絕癥,任何人染上瘟疫都只有一死的下場。”
    “誰告訴你瘟疫是絕癥?”蘇蕪冷聲道。
    “這”白如霜一噎,紅著臉道:“這是自古以來,習醫之人皆知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你還來干什么?無藥可救的病,本妃記得白姑娘要隨王爺來靈州之前,可是信誓旦旦地說你的醫術,能派上用場。現在,最需要大夫的地方就是西郊營地,白姑娘不去那里怎么提王爺分憂?”蘇蕪冷笑道,自己本無意為難她,偏偏對方找上門來受虐,真以為她不會發難?
    白如霜臉色一陣青一陣紅,轉頭看向一旁的凌之堯,委屈道:“王妃此舉未免太情強人所難,如霜是希望救治染病的百姓沒錯,但王妃讓我和患瘟疫的百姓待在一起,豈不是要我性命。如霜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王妃,竟要置如霜于死地。”
    “咳咳,那個白姑娘,可否容下官說一句話。”齊大人實在看不下去了,出聲打斷道:“王妃已經去過西郊營地了。”
    “什么!”尖叫道:“這不可能,你們合起伙來騙我!”
    齊大人老臉一紅,被人指著鼻子說騙人有些微微不悅,“不光是王妃,本官、凌統領和王爺都去過。”
    所以,死不了人。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