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醫妃沖天 > 第177章天機不可泄露
    第177章天機不可泄露
    “你又不是一次見他發瘋了。”
    風輕揚一噎,的確,在對付盛王府這件事情上,皇帝陛下還真是從來沒有懈怠過。
    秦墨沉下眸子,“如果當真有別的兵馬,我們恐怕撐不住一個月。”
    氣氛變得有些凝重,這是事實。
    這個結果蘇蕪大致也猜測到了,沉聲道:“一個月,王爺也應該能解決北邊的戰事了。這一個月,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撐過去!”
    否則,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會變得毫無意義,而這十二萬盛王軍也將萬劫不復。
    “慕容沛去哪里了?”蘇蕪想起這個人來。
    雖然她很不喜慕容沛這個人,但也不得不承認,現在盛王府和烏風山在一條船上。
    不知道之前凌之堯和慕容沛達成了什么協議,烏風山這個時候犯上大盛的確替盛王府分擔不少壓力。
    “咳咳……那日被王妃丟到醉春樓之后,他似乎就銷聲匿跡了,可能是太丟臉不敢出現吧。”風輕揚想起那日的事情,臉抽了抽。
    醉春樓雖是溫柔鄉,但任憑哪個男人也不愿意以那種丟臉的方式享受啊。
    蘇蕪冷笑,“按慕容沛的性子,出了那么大的糗不可能這么安靜。
    “難道他遇到什么麻煩,被纏住了?那烏風山……”想到這個可能,風輕揚有些著急,這個時候烏風山可不能出岔子啊。
    “既然找不到就先不用管他,慕容沛是個成了精的狐貍,沒那么容易出事。”
    轉頭看向秦墨,“外面都布置好了?”
    秦墨點頭,面色微微有些凝重。
    “好,這次我就讓凌巖看看,什么叫有來無回!”蘇蕪聲音里帶了幾分寒意。
    這次他做得夠絕,一旨詔書,全天下都知道盛王府被逐出大盛,被二十萬京畿衛趕出盛京,顏面盡失。
    接下來這仗,她就用實際行動告訴所有人,告訴他凌巖,招惹盛王府勢必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帶兵的是誰?”
    “太子,七皇子,還有老將于興光。”秦墨沉聲道。
    “凌天恪這個人自大沖動,又好惡喜功,不足為懼。至于七皇子,他忙著和太子窩里斗也翻不出什么浪來。這個于興光我倒是聽說過,凌巖手下的大將,立下不少戰功,手段了得、實力不俗,需要堤防著。”
    蘇蕪思索著腦海里有關這個人所有信息,眉頭微微緊蹙,這個于興光不好對付。
    “給我講講,他擅長的作戰方式。”
    她以往對這些帶兵打仗之事,素來不關心,更別說了解一個二十年前就成名的將領了。
    “王爺曾經提起這個人,說過一句話。”秦墨思索道。
    “什么?”
    “量力而知攻,出奇而不意。”秦墨沉聲道。
    蘇蕪若有所思,心里仔細體味凌之堯給出的這句話的意思。是好是壞,今晚這一戰就知道結果了。
    “王妃……”秦墨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說。”
    “于興光是老將,經驗豐富,眼光獨到,咱們這么明顯的陷阱他不可能看不出來貿然行事,外面的埋伏真的有用?”
    這話不只是秦墨想問,連風輕揚聽到蘇蕪的計劃都有些驚訝和疑惑,只不過到底相信蘇蕪不至于連這么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所以無論秦墨還是風輕揚,之所以會發問,不是因為不信任,而只是單純的好奇。
    蘇蕪了然一笑,“這么久才問,憋壞了?”
    秦墨和風輕揚……
    敢情您早就知道他們心癢癢想問,只是吊著胃口不說呢。
    故意賣了個關子,道:“你們忘了,這次領兵之人除了于興光這個老將,還有誰?”
    “太子和七皇子,關他們什么事?”風輕揚疑惑不已。
    “還有一個消息,你們應該沒注意到。”蘇蕪提醒道:“職位。”
    “太子和于興光是這次京畿衛的主要統領,七皇子是副將。”秦墨出聲道,心中頓時明白蘇蕪為何還有設置埋伏了。
    風輕揚拍了下自己腦袋,幽怨地看向秦墨,“為什么我不知道這個消息,秦墨你居然告訴王妃都不告訴本公子。”
    秦墨懶得理會他,“王妃如何料定太子會擅自行動?”
    蘇蕪神秘一笑,意味深長道:“天機不可泄露。”
    風三公子更是一臉蒙圈,他發現,自己的智商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期。
    難道他吊兒郎當太久,江湖上已經忘記他風三公子的傳說了?
    “好了,時間不多,你們也好好安排一下,第一份見面禮,怎么能讓咱們的皇帝陛下失望呢。”
    “哈哈,放心,送見面禮這種事情本公子最擅長了。”風輕揚也有些興奮,就連秦墨那雙沉靜的眼眸里也閃過種種情緒。
    盛王府隱忍太久了,久到他們對皇帝的敵意早已深入骨髓。
    八年前,數萬盛王軍兄弟的性命,那些鮮血堆積起來的仇恨,怎么可能忘記。
    現在,就是他們收回利息的時候。
    夜色下,四周寂靜無聲,只有天上懸掛著的半輪不算明亮的月亮,清輝灑下,平添幾分冷意。
    十二萬京畿衛,緩步前進。
    “前面是跳俠谷,地勢險峻,險道只容兩三人通過,兩邊都是懸崖,易守難攻,如果對方在這里布下埋伏,我們多少人進去都是送死。太子難道要不顧數萬京畿衛的性命,一意孤行?”
    說話的是一名老將,國字臉,威嚴壯碩,渾身上下散發出久經沙場之人才有的氣勢。
    “于將軍,本宮知道你作戰經驗豐富,戰功赫赫,在四國都是叫得上名號的大將,但父皇既然讓本宮和你一同率領這二十萬京畿衛,于將軍未免太獨斷專行了?”
    太子臉色也不大好看,于興光一口否定他方才提出的意見,甚至還毫不客氣地數落一番。他身為太子之尊,什么時候被人用這種口氣數落過!
    于興光面色不虞,為將者都有自己的傲氣,他上戰場的時候,太子一口黃口小兒還不知道在哪里呢,現在卻用身份來壓他?
    倒不是他故意刁難,實在方才太子提出直接進入跳俠谷,追殺盛王軍的提議簡直愚蠢至極!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