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醫妃沖天 > 第211章你很像一個人
    第211章你很像一個人
    “愚蠢!”
    大堡主冷聲道,臉色陰沉如水。
    他越是阻攔自己不讓查賬,就說明越有問題。
    以他對這個二弟脾性的了解,天行鏢局這批貨十有**有問題!
    再加上方才那人說出名字的幾家產業,怕也早被動了手腳,這就是他的好二弟!
    “天行鏢主是什么人都能冒充的嗎?還不道歉!”大堡主用幾近吼出來的聲音道,要是惹上這尊大佛,他們李家堡今后的日子可不好過。
    近日拍賣會的風聲他也聽到些,關系到那個消息,別說天行鏢局的主子,就是四國的王爺、皇子們來了也不奇怪。
    何況,剛才此人身上的威壓絕對不假。
    看來是得好好管管手下的人,免得惹到什么惹不起的人,人家要滅一個李家堡就像捏死只螞蟻那么簡單。
    “我憑什么道歉,大哥你不愿相信我就算了,現在還要跟這幫人一起欺辱我,難道大哥早就看我這個弟弟不順眼?”
    “你……”氣得胸口起伏不止,臉色鐵青。
    “我看不用道歉了,就算他道歉我也不見得就受下,我還是比較喜歡自己動手找回來顏面。”冷冽的聲音響起,還沒待眾人反應過來,一道黑色殘影瞬間出現在二堡主面前。
    下一刻,就是一道殺豬般的慘叫,啊啊
    這聲慘叫,比方才被蘇蕪擰折手腕那聲慘上兩倍不止。
    蘇蕪看清楚了他的動作,這二堡主的另外一只手,怕是廢了。
    看來,這位天行鏢主是個狠角色。
    想起第一次見到此人時,那枚又快又狠的飛鏢,還真是不留半分余地啊。
    這一次,老夫人親自看在眼里,心疼得都要暈過去了。
    “哎呀,我的老二呀,你大哥不管你,就是不管我這個娘了,現在當著他的面都叫人這么欺負你,他不配做你的大哥啊!”
    堂堂一個老夫人,坐在地上抱著半跪著的二堡主,一把眼淚一句指責地哭訴,活生生像個潑婦。
    氣得大堡主臉色越來越難看,她怎么就不想想,面前這是什么人!
    自己要是敢出手,惹怒對方,能不能保住這條性命都難說。
    “來人,把二堡主帶下去,找個大夫好好給他養傷,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準放他出來!”
    “混賬!你是不是也要把我這個老骨頭一起軟禁起來?”老夫人聽聞不但沒有替老二出氣,還要把他禁足,氣不打一處來。
    “二弟成今日這般樣子,大半都是慣出來的毛病,趁這個機會讓他好好反省反省,我這是為他好。把老夫人也帶回去,好好照顧著,若是她愿意陪著二堡主一起,那便按著二堡主的待遇照做。”
    “是,謹遵大堡主吩咐!”
    李家堡眾人齊聲道,氣勢十足。
    二堡主平日囂張跋扈慣了,堡中眾人早就深受其苦,現在大堡主終于發話,他們心里很高興。
    “老夫人、二堡主,請跟小的走。”
    “滾開,我倒要看看誰敢動老身!”老夫人到底作威作福這么久,還是有幾分氣勢在的。
    “這……不要讓屬下為難,我們也是聽從大堡主的吩咐。如果您不配合,就別怪小的們無禮了。”
    說完不給對方反駁的機會,直接兩人把二堡主拖出來,強行架起來拖走。
    “娘,救我啊,救我啊……”
    “反了,反了,都反了……哎呦,我這命苦啊,養出個不孝的兒子,今日更是手足相殘,不得好下場啊!”
    李老夫人每說一句,大堡主的臉色就越難看一分,直到老夫人也被強行帶下去,聽不見罵出來難聽的聲音。
    大殿里眾人表情各異,李家堡的人有大出一口悶氣的,也有面色微變的,反觀天行鏢局這邊,都是清一色地看了出好戲,意猶未止的感覺。
    蘇姑娘和鏢主出手,就是夠解氣啊。
    “讓各位見笑了,在下管制不嚴,讓天行鏢局的諸位受了委屈,李某在這里向各位賠不是。”
    到底是見多識廣的人,哪怕在氣頭上,也不忘把場面話說得漂亮。
    蘇蕪不置可否,大堡主這招借力打力,玩兒得夠漂亮。
    “三倍酬金。”一道冰冷地聲音響起。
    大堡主臉色一變,“這……”
    “哼,今日若不是恰巧本主親自來此,天行鏢局的名聲可就要因大堡主這一句治下不嚴毀了。”
    大堡主臉色變幻莫測,對二堡主的怒意更甚。
    三倍酬金,可不是小數目。
    都是那個不成器的混賬!
    但天行鏢主,也不是他得罪得起的人物,咬咬牙狠心道:“好,三倍酬金,就當是我給鏢主賠不是了。”
    蘇蕪看了眼帶著銀色面具的那人,眼底閃過一道深意。
    天行鏢主收到她的視線,冷著臉,轉身往門外走。
    當然蘇蕪看不到,但她猜也猜得到此刻那張臉上的表情。
    回到客棧,所有人看著蘇蕪,都一副不認識的表情,直直地看著她,看得她有些不自在。
    “鐵叔,怎么,不認識我了?”
    “蘇丫頭,你應該也是大有來歷吧,不然今日的事情太說不過去了。”鐵鏢頭嘆氣道。
    蘇蕪有些愧疚,“我對你們沒有惡意。”
    “這個我當讓相信,我老鐵行走天下這么多年,這點看人的眼光還是有的,不然當初也不會救下你,偏偏和你投了緣。”
    “都下去!”一道冷聲突然插進來,不容拒絕。
    “這……鏢主,蘇丫頭沒有惡意……”
    “下去!”
    鐵鏢頭不放心地看了蘇蕪一眼,蘇蕪示意他不用擔心。
    這才放心,“屬下知道了。”
    屋子里,只剩下蘇蕪和面具人兩個,氣氛很微妙,既不針鋒相對、劍拔弩張,又互相防備著。
    最后,還是蘇蕪先打破了沉默的氣氛,“既然閣下也知曉我并無惡意,有什么話就說吧。”
    “你很像一個人。”那人卻突然出聲道。
    蘇蕪臉色變都沒變,仿佛這句話只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句話,“這天下,像的人多了去了,不知道閣下說的是誰。不過我倒是很確定,我從未見過與閣下相像之人。”
    她,只見過本人!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