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醫妃沖天 > 第268章:盛王的威嚴,不留情面
    沉思間,凌之堯已經出來了。
    他一身白衣氣質出塵,嘴角帶著微微的笑意,溫和儒雅,要是不知道他的本性,實在太容易迷惑人眼睛了。
    她可沒忘,就是這衣冠楚楚的模樣,方才把自己折騰得夠狠。
    憑什么始作俑者,還一臉饜足的表情?
    見蘇蕪眼底的惱意,凌之堯直接忽略,他自動理解為阿蕪是在害羞。
    嗯,只要阿蕪不是真的怨恨自己,他是不可能放棄方才這種福利的。
    “方才的話,你都聽到了?”蘇蕪沒好氣道。
    凌之堯眼底有笑意,“聽到了,既然他愿意請,那我們去便是,本王難道還怕他算計不成?”
    蘇蕪想想也是,既然西魏皇帝都不怕別人知道他們在西魏,自己和凌之堯還怕什么。
    要是盛王和盛王妃死在西魏,那五十萬盛王軍和西魏便真是結為死仇,不死不休了。、所以這個時候,該擔心她和凌之堯安危的,反而是西魏皇帝。
    ……
    蘇蕪和凌之堯提前了一個時辰進宮,正好看看姑姑。
    若雪長公主見到他們自然很高興,長春宮里歡歡喜喜,一片熱鬧和諧。
    如今這個地方被蘇蕪保護得滴水不漏,這西魏后宮,誰也不可能有那個能耐再把手伸到姑姑這里來。
    “見過盛王,王妃。”眾人齊聲道。
    雖然她們是盛王府的人,但是現在畢竟在西魏皇宮,所以稱呼還是要改的。
    “本妃和王爺都是來看姑姑的,你們不用這么拘束,該做什么就做什么去,不要叫人抓住什么把柄。”蘇蕪出聲道。
    “是,王妃。”
    蘇蕪見眾人散去,跟在凌之堯身旁,輕車熟路地往若雪長公主寢宮走過去。
    “是蕪兒和堯兒來了,快,快進來。”長公主聲音里有喜意,高興地看著他們。
    蘇蕪也笑容溫和,“這些人,姑姑用得可還習慣?”
    “蕪兒為一心本宮考慮,哪里有不習慣,再說,有昭琪這孩子在本宮身邊待著,比什么都貼心。”長公主笑道。
    “娘娘實在是太抬舉昭琪了,這丫頭哪比得上公主殿下貼心吶。公主對娘娘,可是一片真情,昭琪這丫頭怎么能比。”一道聲音響起,長公主微怔。
    看過去,正是張嬤嬤哦。
    蘇蕪臉上的笑意不變,很有深意地看著她,“張嬤嬤就這么見不得姑姑夸贊昭琪?她可是你的女兒。”
    “王妃說笑了,昭琪是奴婢的孩子,怎么可能見不得娘娘夸贊她。只不過她一個宮女奴才,哪里能和公主殿下比,奴婢只不過不希望她一時得意,忘了自己的身份罷了,做奴才還是要有做奴才的本分才行。”
    雪妃微微皺眉,“什么奴才不奴才的,這些年本宮待你還薄了不成。”
    張嬤嬤連忙跪下,“娘娘這是哪里的話,奴才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好了好了,瞧你這非要分出生分來的樣子,本宮就是喜歡昭琪這孩子,夸夸她都不成了?她是你的孩子沒錯,云夢是本宮的孩子,還不見得有昭琪一半懂事呢,你大驚小怪做甚。”
    “昭琪哪有公主殿下一半尊貴,娘娘這話叫公主殿下聽到了,怕是要不高興的。”張嬤嬤臉色微變道。
    “你也不用騙本宮,云夢是什么性子,本宮難道還不知道,這些年都叫人寵壞了,等她回來,本宮是要好好管教管教的,別成天咋咋呼呼,到處惹事。”說完看了眼蘇蕪,她的意思,蘇蕪明白。
    張嬤嬤眼神變了又變,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昭琪低著頭,眼眶微微有些濕潤,看著若雪長公主,眼底的感動更甚。
    但在看向張嬤嬤的時候,神色也更冷。
    “是該好好管管,省得惹阿蕪不虞,本王相信姑姑自有主張。”凌之堯面無表情道。
    若雪長公主看著他,有些無奈,堯兒真是不喜云夢啊。
    她不會將此事怪在蘇蕪頭上,堯兒不喜云夢,那是許久之前的事情了。
    那是自己嫁到西魏之后,唯一一次回盛王府,說起來,還苦了昭琪這孩子。
    越想,越覺得云夢的所作所為不像話。
    這些年,她的確是太慣著她了。
    蘇蕪拉了拉凌之堯的手,示意他不要讓姑姑為難。
    云夢公主和自己不和,她不想把凌之堯和長公主也牽扯進來。
    “阿蕪放心,姑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凌之堯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俯在她耳邊道。
    蘇蕪有些汗顏,也有些感動。
    視線撇過張嬤嬤,她自然而然地站在姑姑身邊,俯下身就要添茶,卻被昭琪一手攔下。
    張嬤嬤頓時臉色鐵青,“你這是什么意思,我是你娘!”
    昭琪不能說話,就倔強而固執地看著她。
    “現在有人給你撐腰,你連我這個娘都不認了是不是?伺候娘娘這么多年,如今添個茶還要你這個孽種攔著,哎喲,人老了,不管用了。”張嬤嬤聲淚俱下,直接跪在雪妃面前,哭訴道,“奴婢對娘娘的心天地可鑒,絕對沒有半點虛假,老奴知道,王妃換走娘娘身邊的人,是為了娘娘的安危。可是如今娘娘,連奴婢都不信了,奴婢待著這宮里,待在娘娘身邊還有什么意思?”
    長公主很為難,張嬤嬤的確跟在自己身邊幾十年了,自己對她也有幾分感情,所以蘇蕪說她可能給自己下毒的時候,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愿信的。
    現在看到她這般聲淚俱下的模樣,也有些不忍。
    為難地看著蘇蕪,從感情上,她自然是用著張嬤嬤更順手,但從理智上,她又更覺得蘇蕪的做法是對的。
    蘇蕪眼神微深,正要說話,卻被凌之堯冰冷地聲音搶先。
    “什么時候,姑姑身邊的一個嬤嬤也敢質疑主子的決定了?”
    凌之堯冷著臉,氣勢逼人,張嬤嬤抬頭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誰都看得出來,盛王發怒了。
    她不甘心,卻又畏懼凌之堯身上的氣勢,顫顫巍巍道,“王爺恕罪,奴婢這么多年也只是習慣跟著娘娘,旁人照料著奴婢實在不放心吶。”
    不放心,到底是不放心還是不甘心?
    蘇蕪不說話,就讓凌之堯解決這件事,干脆利落,不留情面。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