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醫妃沖天 > 第284章雪妃和張嬤嬤的感情
    第284章 雪妃和張嬤嬤的感情
    凌之堯看著他,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沐流風這次來西魏有哪點不對勁。
    但是他隱藏得很好,沐流風心思深沉不下于自己,他想隱瞞的事情,別人還真不一定能知道。
    皇宮,長春宮。
    雪妃摒退左右,屋子里只有蘇蕪、秦若,雪妃和昭琪四人。
    看來昭琪已經深得雪妃雪妃信任,這是好事。
    “蕪兒,這位就是你那日在蕭家大公主手里救下的姑娘?她是?”雪妃也有些好奇,盛王府因為一個女子和蕭家敵對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皇上還當著中朝臣的面狠狠罵了蕭丞相一番,更將蕭家大公子貶到邊境行軍半年,任何人不得求情。
    這可是這么多年來,皇上第一次在明面上對蕭家出手。
    雖說這次本就是蕭家理虧,是蕭家大公子不長眼惹到盛王府頭上,還對盛王妃輕薄妄言。
    但皇上到底是礙于盛王府面子,還是早就想處置蕭家,給他們一個警告,就不得而知了。
    “秦若見過長公主。”
    雪妃微怔,稱她為長公主,那不就是——大盛的人?
    “姑姑,若姐姐是大盛右相府千金,是右相的嫡長女。”蘇蕪出聲介紹道。
    “右相府,你是幽蘭的女兒?”雪妃很驚訝。
    秦若更驚訝,“長公主認得我娘?”
    “怎么會不認得,當年你娘和本宮可是舊識。”長公主有些恍惚,當年在盛京的閨中密友已有太多年沒見,恐怕早已物是人非了。
    “可是你是右相府千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還差點叫蕭家那個混賬給”
    “大盛皇上要立若姐姐為妃,若姐姐不愿,便逃了出來。”蘇蕪三兩句話,簡單地將事情說清楚。
    里面包含的信息,卻足以叫長公主震驚了,“他要立你為妃?簡直就是胡鬧!”
    他的年紀,都可以做人家的父親了,簡直不怕糟蹋人。
    秦若生得這般容貌,又是個識大體、知才情的姑娘,要嫁什么人不行,盛京那些世家公子大好兒郎,誰不愿娶右相府大小姐,皇上這么做,簡直就是糟蹋人。
    “姑姑不必生氣,他能做出什么荒唐事來,我們也不是沒有見過,盛王府遭的罪還不少嗎,今日我和若姐姐來,只是為了同姑姑談談心,這些叫人不高興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唉,是本宮想多了。你們好不容易來本宮這里,以后不知何時才能相見呢,本宮說這些煩心事做甚。既然已經逃出來了,就不要再回去,否則后果不是你們愿意見到的。
    二皇兄那個人,本宮多少也了解一些,最是心狠手辣、睚眥必報。”
    “多謝長公主關心,秦若哪敢再回去入那龍潭虎穴,到時候,恐怕連右相府都會被我拖累。”這個時候,父親大概已向外界宣布她的死訊了吧,就像當年大哥一樣,明明還在人世,卻再也不是右相府世子的身份。
    大哥跟在盛王身邊,同樣名滿天下,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你明白就好,沒想到這么多年之后,還能在這西魏皇宮見到古人之女,幽蘭若是知道你安然無恙,一定也很開心。”長公主感嘆道。
    “姑姑最近過得可好,皇后知道蕭家大公子的事情,一定會為難姑姑,畢竟說到底都和本妃脫不了干系。”
    雪妃眼神有些復雜,“她被皇上禁足坤寧宮,就算再憤怒又能掀出什么風浪來?何況現在后印在本宮手里,忍氣吞聲了這么多年,本宮再也不會什么都不管了。
    就算是為了徹兒和云夢,本宮也不能只顧著自己的心思,讓他們被人戳脊梁骨。這些年云夢有皇上寵著還好說,可是苦了徹兒,被太子壓得死死的,什么都不敢去爭去搶,如果哪一天太子登上皇位,恐怕徹兒的性命都只是太子一句話的事情。”
    “姑姑想通了就好。”蘇蕪應道,至于李徹,他可沒那么好欺壓。
    這些年在太子和蕭家的眼皮子底下偽裝得不露馬腳不說,還一手成立了天行鏢局,他的能耐,可不比西魏太子差分毫,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皇室的人,有幾個簡單的。
    “姑姑可見過張嬤嬤?”蘇蕪看著長公主,問道。
    “這”若雪長公主眼神微微躲閃,有些不自在。
    蘇蕪心里一咯噔,看向昭琪,昭琪給了她一個飽含深意的眼神。
    “張嬤嬤病了,前幾日鬧著要出宮去,到底也是跟在本宮身邊這么多年的人,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蕪兒能不能看在本宮的面子上,把她派回本宮身邊來,你說的那件事,畢竟沒有證據,若不是真的,實在有些寒了人心啊。”
    “看來是她又跟姑姑嚼舌根了,姑姑的事情不能大意,過了這個月,本妃和王爺離開西魏之前一定會將事情查清楚。蕪兒知道姑姑為難,但既然跟在姑姑身邊做這么多年,忠心為主,不至于連這一個月都忍不了。
    她要是再跟姑姑訴苦水,姑姑將本妃的話原封不動告訴她便是。”蘇蕪語氣堅決,不給任何人留余地。
    “唉,也只能這樣了,就是張嬤嬤身邊,連個照料的人都沒有,本宮看著也憐惜。要不讓昭琪過去照料照料,畢竟昭琪是她的親生女兒,卻待在本宮身邊服侍著,放著生病的親娘不管,本宮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這也是張嬤嬤跟姑姑提的?”蘇蕪出聲問道。
    “姑姑不要怪蕪兒心硬,再沒有查清楚事情真相之前,誰都不能擺脫嫌疑,而且目前的情況看來,只有張嬤嬤的嫌疑最大。”
    “你說的這些,本宮何嘗不知道,只是張嬤嬤當年替本宮遭過罪,要不是她,本宮說不定早就身亡了。就算真的是她下的毒,本宮也不是沒有性命之憂嗎,取她性命這種事情,本宮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出來的。”
    蘇蕪微怔,沒想到姑姑和張嬤嬤之間還有這樣的事情。
    看來是自己想得太簡單了,不得不說,張嬤嬤在姑姑心里的地位,比她想象中的要高。
    也難怪,畢竟張嬤嬤是盛王府和先皇派給姑姑的老人,幾乎是從小一起長大,這情意哪是說斷就能斷的。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