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帝后世無雙 > 第1293章 忘了這一切
    八千兩!
    里層又是一陣猛咳。
    婦人也是震驚了。她看著云遲瞪大了眼睛,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萬老爺也倏地看著云遲。
    “姑娘這是何意?”
    是來砸他場子的?
    “我看上這披風了,所以想花錢買下,有什么不對?萬老爺也出價了,但是我出的價比你的高,這披風合理應該賣給我,不對嗎?”
    云遲閑閑地看向婦人,說道:“大姐女紅很好,那些雪兔就麻煩你給處理一下縫成圍脖,過幾天我們再來取,到時會付你工錢。這披風我先拿走了,霜兒,付銀子,把那一件披風也買了,正好給你用。”
    “是。多謝少夫人。”
    霜兒心里一暖,沒有想到那一件披風云遲是要買了給她的。
    將近一萬兩的銀子,霜兒沒帶,但是她帶了金葉子,所以直接就給了一小袋的金葉子。
    婦人捧著那一小袋金葉子,只覺得手腳都在發飄,根本就回不了神來。
    云遲捧著披風走了兩步,突然像是想起來什么,又回頭說道:“對了,萬老爺,一起走吧,我有事跟你說。”
    披風她都拿著了,萬老爺哪里還會留下?
    至于這大全家的,他到時候再來收拾!
    拿得出那樣的極品雪狐披風,又收了八千兩銀子,他怎么能放過?
    把正他們也跑不了!
    現在他得先盯著這美人才行。
    雪狐披風和美人,他都想要!
    他跟著云遲出了門,云遲也沒有客氣,直接就上了他的馬車。
    馬車飛馳而去。
    “姑娘!姑娘!”
    婦人這個時候方才如夢初醒,趕緊奔了出來想要攔下云遲。
    千萬不能跟著那萬老爺去啊!
    那就是火坑啊!
    但是馬車疾馳,速度飛快,不是她一個病弱的女人能夠追上的。
    婦人追到巷子口,摔倒在雪地里。
    這個時候她的耳邊突然又響起云遲的聲音。
    “大姐不用擔心,他不能拿我怎么樣,還有,他會忘了今天到過你家一事,過后你們自己也莫要再提了,回去吧。”
    婦人震驚地爬了起來,四處張望著。
    但是身邊根本就沒有云遲的身影,馬車也已經馳出了很遠很遠。可剛剛云遲的聲音就像是在她的耳邊輕語,清晰無比。
    這這這
    婦人這個時候才覺得,云遲肯定不是一般人!
    怪不得她敢那樣艷光四射只帶了一侍女出門,面對萬老爺的時候也沒有半點害怕!
    而她說萬老爺將會忘了今天之事,是真的嗎?
    婦人本來也覺得當著萬老爺的面賣了那雪狐披風也太打眼了,也后悔了找他來看貨,但是現在聽了云遲的話,她莫名地相信起云遲來。
    之后日子果然風平浪靜,萬老爺也沒有找上門,聽說萬老爺還生了一場大病,好長時間在府里養病,不見出來。
    而婦人一家因為有了這一筆銀子生活有了極大的好轉,丈夫也請了大夫買了藥養好了傷。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卻說在馬車里,萬老爺看著云遲,又看了看她抱著的披風,難掩貪婪。
    就在這時,云遲叫了他一聲,他便看向了她的眼睛。
    如夢,似幻。
    如煙波里瀲滟的光。
    萬老爺瞬間忘了之前一切。
    云遲下了馬車,盈盈看了車夫一眼。
    等到她和霜兒走遠了,車夫茫然,咦,今天老爺是出來做什么的?
    晉蒼陵果真聽話只喝了一杯酒,酒剛入喉,果真辛辣而生出了熱意,緩和了一下他一身的冰寒。
    但是不過一刻鐘,那股蝕骨的冰寒便又涌了上來,讓他濃密的睫毛上都掛滿了冰霜。
    氣息冰寒,猶如冰雕的人,生機都淡了一般。
    骨影又與掌柜的拿了另一床棉被來,替他蓋上,頗為擔憂地道:“主子,這北地當真奇怪,您到了這里,離二仙人山越來越近,寒毒就越發壓制不住,二仙人山您是不是考慮一下不要上去了?”
    看晉蒼陵這個樣子,不知道上了二仙人山會怎么樣呢。
    萬一還未找到藥王神殿,他的寒毒已經徹底爆發出來,那個時候只怕連帝后都壓制不住下去。
    “遲遲在就行了。”晉蒼陵卻是不放心云遲一個人上山。
    那藥王神殿若是不在二仙人山還好,若是在的話,二仙人山絕對會藏著各種險難,他必須在她的身邊才行。
    “帝后已經出去許久了,也不知道找到了雪狐披風沒有。”骨影也知道以晉蒼陵的性格,勸是勸不了的。
    隨波逐流過來敲門。
    “進來。”
    二人進來之后只覺得屋里寒氣襲人,簡直如同是冰雕砌出來的屋子,呆在這里面讓人覺得手腳都凍僵了。
    這是怎么回事?
    他們剛剛在自己屋里覺得點了炭爐還挺溫暖的啊?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覺很是古怪。
    這間屋子莫不是有異常?
    “帝君,我們二人剛剛在外面聽到了一個消息,”隨波見骨影面色如常好像沒有察覺到格外寒冷一樣,也就忍著沒有挑明這事,只是說了剛剛他們打聽到的,“無垠海第一宗四宗主回歸,一舉奪下了掌宗之位。”
    骨影聞言有些訝然。
    他們一直都以為諸葛長空沒有什么消息,是還沒有回到無垠海,或是回去之后還要悄然謀劃,哪里想到他竟然這么快就奪一了掌宗之位。
    “然后呢?”晉蒼陵聲音淡淡。
    “諸葛長空放出了掌宗令,收回了之前對殺星的生擒令,并且做了聲明,第一宗至寶域匙失蹤,只要有人能助第一宗尋回域匙,便是第一宗客座長老,有權對第一宗行使長老權利,第一宗弟子都要尊敬服從,如見掌宗。”
    骨影壓低了聲音說道:“主子,諸葛宗主看來還是守信的。”
    諸葛長空之前就說應該只有云遲能夠尋回域匙,現在下了這樣的掌宗令,豈不就等于是把云遲拉到了第一宗客座長老的位置了?
    這是在給云遲打下底子。
    晉蒼陵卻微哼了一聲道:“不過是有條件的。”
    這還不是需要云遲替他們找到那什么域匙?
    現在他們哪有什么時間找域匙。
    “帝君,我們是想問問,若是千重樓寫信來詢問與第一宗的交情,我們該如何作答?”
    到時候,云遲的態度就決定了千重樓對第一宗是什么態度。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